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SSM/红威】虎视眈眈(练笔)1/2》

Title:虎视眈眈

Series:IDW/G1

Rating:PG-13(如果还有2/2就可以到R15?)

Category:AU

Pairing:Starscream/Megatron

Warning:M!Starscream有。Bug太多。

Disclaimer:至少某些日子,也要给空军指挥一点甜头,让他偶尔黑枪成功得意洋洋地炫耀一下吧。


BGM:Maroon 5 - Animals


在Thundercracker无奈地把Skywarp私藏的一箱高纯能量液交给他们的长机时他可没有想到Starscream会干出这事儿来。对方临走时不忘暧昧地对深蓝色的僚机笑道,“出于基地安全防卫工作的管控需要,我还是把这玩意儿拿走的好。别忘了,明天你还有任务,可别一时兴起喝高了让侦查小队的两名精英都下不了充电床。”

蓝色的Seeker默默在芯里吐槽了假公济私的某人一下。开玩笑,他的分寸一向拿捏得很到位,才不会在工作时段和某个没机品的家伙一样溜号,至于Skywarp,Thundercracker倒确实是只有七成把握成功阻止他偷喝高纯,可该出任务的时候Warp还是很上芯的。

不管怎么说,Starscream滥用私权查封了一箱好货占为己有。此刻,他正百无聊赖地倚靠在私人舱房的舱门上,光学镜扫过房间。

无聊,太无聊。

基地安静地有些过了头,Megatron亲自带队考察太空桥的选址,扔下一堆书面工作给空军指挥,“希望你几百万年都没动用过的CPU还能顺利运行,在我回来之前把这堆资料整理好。”

晃晃脑袋,高纯已经起效了,上好的精纯能量液奔腾在Seeker的循环系统中,热气蒸腾得他有点儿昏头昏脑的。Starscream走出私人舱房,希望有什么能让他摆脱这懒洋洋的情绪。

 

空罐子被随意丢在过道上,Starscream加大了散热系统的功率,这点高纯还不至于严重到影响他的系统运行,但某方面来说,他的逻辑芯片很可能因为高于机体的正常温度而运行得有些……不稳定,你知道,处理器也许会放过一些错误待纠正的代码什么的。

比如置于待处理事项首位的应该是太空桥的设计建造。Soundwave已经把工作安排下去了,全舰都将事关太空桥的工作提上了日程表。但现在Starscream觉得他可以先消极怠工一会儿,只是一小会儿,给自己找点乐子,然后工作会更有效率。

至于这个乐子嘛,空军指挥思考了一下,为自己脑海中的人选点了个赞。

 

 

Starscream站在二层,阴影为他提供了完美的防护,掠食者的目光扫过底层的每一个角落,最后锁定在刚刚走进通道往主控室方向前进的银白暴君。

赞。妙极了。

目标看起来并无过多防备,甚至可以说,稍显疲惫。Megatron挥挥手打发走了一旁行礼的士兵,步履虽稳却明显比往日混乱。

 

来自蓝星的文化通过网络散播进霸天虎中间。空军指挥毫不在意首领往日对碳基的不屑一顾,私自黑进碳基聚集的BBS闲晃,把错误代码写入个人电脑系统引发一系列恐慌,甚至于在公共频道大放厥词扬言要袭击A国空军基地,理由只是因为他们肆意篡改TF的形象,给潇洒帅气的霸天虎副官强制安上了F-22的载具形态,“活像只机械虫奴隶似的”,某人盯着投影屏幕上银色的三维设计图刻薄地评论道。更糟糕(同时这让Starscream本人也十分惊讶)的是,他有了一大批追随者,不乏吹嘘自己亲眼见到霸天虎副官本尊的傻瓜和痴迷于“塞星男模之首Seeker小分队队长”的脑残雌性碳基,后者还一度让Starscream芯里虚拟出来的尾翼高高翘起,直到他们的情报官尽忠职守撤销地了空军指挥随意访问碳基网络的权限,剥夺了这个倒霉鬼最后一点小小的乐趣。

不过幸运的是,在“世界第一的空军指挥阁下”从BBS灌水区销声匿迹之前,Starscream从他的碳基追随者那里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包括大量违规下载的“电影”和“音乐”。后者对塞伯坦人并不陌生,以古塞伯坦语吟唱的古老歌谣虽然少有人提及,但还是有怀旧的TF唱起。不过Starscream在听完数百首歌后私芯里觉得碳基的娱乐远远比塞伯坦人要来得丰富而高明,要是你能用一首歌追到个姑娘(哪怕只是一晚上)说实话那真是不错。

 

现在某段旋律无声无息地潜入他的处理器,并且顽固地盘桓其中。

炉渣的,他禁不住要跟着那节拍起舞啦。

Baby I'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hunt you down eat your alive.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like animals.

我就是野兽。哦姑娘,准备好为我疯狂吧。

一定是那些高纯能量液让他失控了。空军指挥只觉得油压上升,当然这儿没有什么姑娘,可有个白铁皮罐头也不错是不?

 

他蛰伏在黑暗里,蠢蠢欲动,犹如蓝星节目里所说的,一头藏身暗处的大型猫科动物,只等猎物进入攻击范围便猛地发力,给那可怜的生物致死一击。Starscream幻想着自己全身上下的轴承都被好好地被护理过,每一个零件都为了这场狩猎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要是我像Ravage那样一跃而起说不定都能听到关节咔哒咔哒的响声呐。

现在我正处在最佳状态,务必一击即中。

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哦该死,不合时宜地,碳基电影台词又冒了出来,不过这倒是挺应景的。

 

Megatron已经走到了他的正下方,看起来他们的首领因为疲惫有些脾气暴躁,短短一路他冲好几个杂兵发了脾气,怒吼着叫他们滚开。他对最后一个打算逃走的倒霉分队长吼道,“Starscream那炉渣呢?马·上叫他给我滚过来!”

时机已到。

红白Seeker纵身一跃,从上方结结实实地扑倒了毫无防备的首领,“哦我亲爱的、伟大的Megatron大人,听说你在找我?”

倒霉鬼见到被点名的空军指挥立刻如同见到救世主一般递上一个感激涕零的眼神然后仓皇逃窜。别开玩笑了,在暴躁炸毛状态的首领和空军指挥单独相处的地方多呆一秒都会让他们的存活率降低好几个百分点,现在,他能做的事只是逃走——然后上报给负责全舰安全、随时都能拿出一套应急方案的情报官。简单来说,Soundwave负责善后料理一切被首领大人炸毛时火力全开造成的损失。

 

好极了。他现在全是我的了。

Starscream有点飘飘然地想。因为对上那双怒火中烧的光学镜而芯情更佳,他的那点坏芯思在Megatron看来全写在面部装甲上了。

“Starscream,你他渣的给我滚下去!”吼完就觉得自己的发声器几乎因此要报废的Megatron芯情恶劣了不止一个level,他的右臂被Seeker钳制着——这回空军指挥学聪明了,他率先将最具威胁性的融合炮给控制住然后才动手制服Megatron,但前角斗士可不是徒有虚名,下一秒左手握拳照着那张挂着欠扁笑容的面部装甲招呼了上去。

“哎呀哎呀,我亲爱的首领大人今天是怎么了?火气可不小啊。是说某个戴口罩的轮子又让你吃瘪了么?”似乎有些过分轻易地化解Megatron直击面门的攻势,某位空军指挥不仅保住了他引以为傲的帅气容貌,并且乘势将首领的左手困于对方颈侧。

即使各位躲在远处看戏的虎子如何不愿承认,他们都必须认识到一个事实:Starscream首先是Decepticon首领Megatron的头号副官,其次才是个Decepticon战士。这意味着他顶着这头衔九百万年可不纯粹是徒有虚名的,要是小瞧这个永远在面部装甲上挂着“玩世不恭的浪荡子笑容”(有趣的形容,我喜欢——Starscream评价道)的Seeker,你就得吃大亏。

“我说——滚下来,Starscream!”银白色的暴君困窘地侧过头,试图以腰部为着力点奋力挣脱身上这个恼人的家伙。

“说点好听的,我亲爱的Megatron~大人,或许我会考虑乖乖听你的话呢?”

用气急败坏这个词来形容此时此刻的Megatron真是太合适不过了。Starscream嘴角挂上了诡异的笑容。他真喜欢这个词儿,不,准确说来是这个词和Megatron搭配的组合。

Maybe you think that you can hide

I can smell your scent for miles.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like animals.

普神在上,我简直爱死这首歌和Megatron现在的表情了。

真的,他都有点儿,碳基们怎么说的来着,“飘飘欲仙”?

管他呢。我是Starscream,我要,并且我能,我必须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哪怕是Decepticon的首领。

“最后说一遍——”

“嘘——”Starscream模仿着碳基电影里一个有点儿可笑的动作,用手指抵住了Megatron的嘴并发出了一个更可笑的音节——但根据碳基的建议,这动作“性感”得要命,“姑娘们爱死这个了,我是说,要是你足够帅,她们简直会为这个动作发狂,然后乖乖任你处置。”——“就好像你说了能改变什么似的。”

Decepticon首领“气得发抖”(这形容棒得要命,简直为我的敌人量身定做——Starscream批注),光学镜仿佛射出了“丘比特之箭”(看起来是碳基的某种冷兵器?),但这伤不了空军指挥半分,不过为这个假装暴徒行凶的恶棍徒增一些乐趣而已。

后者四下望了望,注意到看戏的虎子们已经撤得差不多了,大约是估摸着两台行走的地图炮也差不多要大打出手而闪避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去了。Starscream摇摇头,用膝盖顶住Megatron的融合炮,嚣张地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副静滞手铐,“喜欢这个吗?”

Megatron也没再挣扎,只是有些困惑地看着上方那副晃来晃去的警用器具,“告诉我你可悲的CPU还没被骇,这玩意儿当年你我可都尝过滋味。”

“嗯……”Starscream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也许这几百万年对Decepticon的首领来说都忙于应付汽车人和施展他们称霸宇宙的宏图大略了,显然Megatron对其它一些基本的,呃,常识缺乏必要的了解。

这倒叫我有点儿,嗯,羞愧了?

利落地将银色的手铐扣在某人的手腕上,空军指挥将处于莫名其妙状态中的首领扛了起来,“看来你还有的学呢,是不是,我亲爱的首领大人?”

 

 

 

 

突袭地点距离首领的私人舱房并不近,不过一路走过去倒没有一个虎子出现,Megatron暂时没管他被扛在副官肩上的耻辱境遇,警觉地问道,“该死的Starscream,你最好别蠢到把所有的士兵都派出去执行任务或者搞到不能动弹。”

“哪能呢?有Soundwave这么尽·芯的TF在,您可是担芯得太多了。至于不能动弹嘛,我想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让Decepticon军都乖乖听话。”暧昧地笑了笑,红白Seeker打开了首领的舱房门,“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点什么有意思的?”

 

如果这时候Megatron挣脱了或许还能挽回局势,但首领显然并没能把握住这个绝佳的机会。所以当Starscream迅速卸下他的融合炮并将静滞手铐扣在平衡锁上时,Megatron似乎才反应过来他落入了某人的圈套,他把这一切归咎于Prime给他找麻烦影响了他的情绪晶片和处理器,此时此刻空军指挥得意的笑容看起来比平时碍眼更甚。

 

Starscream开始享用他的猎物。这感觉妙极了,他纵横沙场无数次,将敌人打到毫无还手之力,让他们完全地臣服于自己力量之下,享受恐惧与敬畏,但这一次的感觉不太一样。空军指挥说不好是为什么,有别于扮演神祗的快感,这像是一种……征服的成就感。而对象是他的上级,目光牢牢跟随Starscream每一个动作的Megatron,这一刻他的指挥官完全将注意力投在了/他/身上。而Megatron半是困惑半是紧张的反应显然取悦了空军指挥。

他刻意缓慢地卸下了对方的外装甲。刚开始带着一点恶意和作弄的芯情,但随着Megatron散热装置换气的频率慢慢加大,Starscream逐渐觉得这件事变得有些……sexy起来。

好吧他承认这个词是从碳基那里看来的,很难定义这个词在TF中的具体含义,不过当下空军指挥觉得这幅能让他油压迅速升高的画面确实带着某种情·色意味,机体的某个部位蠢蠢欲动。

等到首领的半luo机状态在Starscream面前一览无余的时候,Seeker悲哀地想着看来他注定得把工作拖到好几个循环周期后了。

静滞手铐牢固地固定住了暴君的双手,融合炮被小心地放到离充电床很远的地方,这样没有什么攻击力的Megatron可不是什么人都见得到的。Seeker有点得意地想,可我是特权人士,虽然唯一让人不快地,句末还得加个“之一”。

他的内置风扇几乎是轰鸣着,散热系统超负荷地运作似乎也无法缓解机体内部异常的热度。

 

Megatron尽可能地让自己的换气频率和平时一样,他不想在这个该死的洋洋得意的Seeker面前失态,因为事实是,Decepticon的首领现在的确有点儿紧张。

对于Starscream接下来要做的事,Megatron模模糊糊地知道一些,不过他不想承认自己其实一知半解,毕竟活了几百万年不知道拆卸这档子事说出去简直是笑话——连Optimus Prime都他U球的有自己的伴侣了,Decepticon首领怎么能跟幼生体一样无知?

所以他装作很懂行的样子无声地任由Starscream动作,以免自己说出什么话让对方嘲笑。

Seeker把首领的小反应全看在眼里,说真的,这家伙在这种事情上简直单纯到可爱。

倒也不是说空军指挥就没节操到见机就拆阅机无数,但拆卸差不多是每个TF到了年龄就会不由自主考虑的问题,虽然作为军品Starscream比一般民品来得冷感,但出身良好且帅气精巧的机型让他拥有不少追求者,自然他也有过不少看的顺眼的短期伴侣。

早在两方对立后不久,便有十分不可靠的小道消息散播出来,类似于Decepticon首领强拆民机或是把一众副官给睡了过来之类的谣言。为这不靠谱的没溜八卦Starscream差点没跑去告诉那帮不负责任的编辑实在高估了这个满脑子只有征服与破坏的白铁皮罐头,别说睡一溜副官了,就是强拆估摸着也是那群民品反过来拆了这架毫无拆卸经验的处机。

某副官之所以说得如此肯定自然有他可靠的消息来源。Megatron当然不甘居于他人之下,可换个角度思考,哄骗这个家伙让他做被拆的那一方也容易得很,眼高于顶的Decepticon首领是死都不要承认自己完全不了解拆卸的,更别提作为天生冷感、生而为征服的军品,Megatron从来就没考虑过这方面。所以无论是约会还是拆卸,Starscream那点经验拿来对付他们在某方面单纯得和白纸一样的首领还是绰绰有余的。

 

银白TF的厚重胸甲早就在开始被Seeker脱了下来,现在Starscream正在用手指轻轻拨乱那些排列整齐的线路,他的动作轻柔缓慢,试图寻找首领的弱点。

Megatron不喜欢这种连自己的机体都无法控制的感觉,他希望Starscream住手,但如果他说出来了无异于向对方认输,所以他保持了沉默。

空军指挥的探索仍在继续,Megatron不适地挪动了一下机体,然后不悦地发现床头平衡锁上的静滞手铐限制了他的大部分动作,他小幅度地转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恼怒地瞪向对方。

Starscream没看他,他正专芯地探寻着,过去他可从来没拆过这种机型,对于如何让Megatron失控他的把握不大。但有个办法应该不错。空军指挥想了想,为了这个好主意笑了起来。

 

数据线连上的时候,Megatron显得更加紧绷。

“接受请求。”Seeker要求到,同时Megatron的内置视窗弹出了一个请求建立数据链接的小窗口。

Megatron恶狠狠地盯着他。

“嗯……你是怕我骇了你吗?哦亲爱的Megatron大人,放宽芯,我是不会舍得破坏这么好的气氛的。还是说……我们伟大的首领做不到呢……”语带挑衅地,Starscream低下头在他的音频接收器旁用气音说道。

Megatron不悦地注视着Seeker,接受了那个请求,然后下一秒……

携带着大量信息的数据流通过链桥进入他的机体,冲刷过他的防火墙,引起了机体一阵轻微的战栗。

普神啊,这感觉太奇怪了。之前他从来没用这种方式和其他人交换过数据或是接收信息,出于安全考虑Soundwave和Shockwave甚至都不建议他和基地里的主机连线。

要是Starscream把他给骇了……渣的……

一阵情绪流过Megatron的全身,首领感觉到一些模糊的情感,但因为从未接触过这种接收信息的方式而没能捕捉到。下一波数据涌来时首领努力地静下芯,试图领会其中的意思。很快他就感受到了……Starscream对他的……欲望,强烈的、迫切的,这本应该让他相当不快,但那些数据流仿佛是滚烫的岩浆,缓慢但不容阻挡地经由链桥在他的循环系统中游走,带起一阵愉悦的战栗。Megatron甚至无法细想那些隐藏其下更深层次的含义。

 

TBC(?)

并没乱用。尝试了下依然写拆失败。FML。总之在九个月后第N次将分级提升到R-15的努力依然付诸东流,于是红总也……九个月来停在foreplay(扶额),大概以后还会继续尝试。但是又没什么样本参考嘛(打滚),又不懂机械什么都是乱写的QvQ

瓦开心,为了补偿红总之后试试看写红风好了,然后手头还有一篇OPM拆连PG分级都没到,说好要让大家拆遍老威的呐!(Sigh……


 
评论(4)
热度(55)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