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Newtmin】Louder than words(2)》

Chap.2

第二天他被Alby早早叫醒了,尽管如此,一个并不安稳的睡眠还是让他比昨天有精神得多。

Alby最后和他解释了一下昨天没讲到的规矩,随后将他领给了Newt,“跟着Newt,他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Newt领着他走过一间小小的棚屋,“Winston,他负责加工肉食——呃,屠宰,你懂吧?”

他想了会,微微点头,Newt看他并不感兴趣,于是一路把他领向厨房,“Frypan,我们的大厨,你要是愿意,可以在这帮忙。”

“我不懂这些。”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显然也不太想跟着Frypan,Newt耸耸肩,没责怪他。

 

Frypan给他们做了顿看似不坏的早餐,不过他没什么胃口,只是简单地挑了些填饱肚子。Newt拍拍他,“我猜你也不擅长医疗?那么你跟着Zart和我吧。最基础的活计,收集柴火和其他维持生计的事。”私心里Newt觉得这个新手也不会喜欢和Gally他们一起做木工,而且把这个看起来内向的家伙带在身边总是让人安心些。

他有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视线偷偷溜向高墙。奇怪,经过一晚上他的好奇心被完全激发出来了。当他抬头看Newt的时候,对方已经扔了一把砍刀给他,“学着点,Greenie。”

 

干活很累,这里的太阳似乎从未有减弱的迹象,整个上午他就效仿着其他人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直到累得再也抬不起胳膊。

“给。”终于到了休息时间,Newt先把水壶递给了他,脸上挂着一丝笑容,不过他的语气并没有多少嘲笑的成分在里面,“过几天你就会慢慢适应了。”

“谢谢。”他说得很小声,看到Newt和其他人满头大汗的样子又不禁为自己时不时的出神而愧疚。他知道自己在分心,手上的活儿干得很粗糙,心思早已飘向了迷宫。

Alby一再强调没有人可以进入迷宫,还告诉他此前有两个人进去了,都因为没能及时赶回来而命丧其中。“鬼火兽,”他严肃地强调,“听着,Greenie,这玩意儿能轻而易举要了你的命。所以别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我们不能再冒险失去任何一员了。”

可是Alby越是这么说,他就越渴望进去。

我可以跑得很快,比任何人都快,我也不会在里面做无谓的耽搁,我能及时出来。不知为什么,他如此自信地在内心反驳。但Alby很坚决,他也不敢说更多,毕竟他只是个连名字都记不得的Greenie。可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必须进去看一看,哪怕冒着被鬼火兽杀死的危险。 

 

下午依然是枯燥的工作,他试图让自己更投入,不去想那墙后到底有些什么,甚至迫使自己去想些过去的事。

这招似乎有用,来到这里一天了,他没有回忆起任何有用的东西,他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年龄,还有长相……对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他尽量去想象自己的五官,他知道自己和这里的任何人都不太相像,可怎么个不像,他也说不上来。这个认知不禁让他颓然,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友好的(不是说其他人的态度不够友善,而是……你知道,即使是那太阳仿佛也带着该死的敌意),他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要命的是,这个窘迫的状况会维持好几年,也许是一辈子,直到哪天他稀里糊涂地死去,带着不完整的人生和记忆。

他就这样胡思乱想地耗过了一天,直至强烈的光芒终于开始减弱。Zart,那个沉默的大个子挥挥手,示意几个人可以结束工作去用餐了。

Newt放下手里的工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留心着那个新来的。他看起来和所有刚来的人一样,不适应炎热的天气和高强度的劳作,只不过这个新人更加沉默寡言,从昨天到今天他说的话不超过十句,Newt都禁不住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语言能力受损了。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个胆怯的人,因为Newt肯定他昨晚的表现只是因为身处陌生环境本能的害怕反应,而不是像Clint——上个月来的新人——又哭又闹了整整三天,最后在Gally和Alby的双重威胁之下才止住了哭喊。这家伙似乎更冷静,也可能是比较迟钝,Newt回想起亚洲男孩茫然的眼神和小狗一般乖巧的神色,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在Zart开口喊停时,他如释重负地丢下工具,背靠着一棵树休息,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疲惫,只是感觉起来他好像不习惯做这些,除了酸痛的手臂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完全重复的单调动作。他不太想要这样生活,他想……他想什么?

一阵风吹来,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衣服被汗水打湿贴在皮肤上的感觉很不舒服,他需要冲个澡。Newt适时地走过来轻轻把他推离那棵树,“该走了,晚餐时间,Greenie。”

晚餐的时候他不得不屈服于饥肠辘辘的胃要了不少东西。Frypan尽量把简单的食物翻出花样,并且让它们看起来更诱人,大量消耗体力后,他也不再挑剔油腻的熏肉。Newt和Alby对视了一眼,看来新手正在进入状态。

用过晚饭后,他迫不及待地去洗了个澡。大屋后有一间专门用来洗浴的小房间,他走进去,已经有人替他放好了水。Newt还给了他一套崭新的衣物,那件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浅蓝色的衬衫摸起来比他身上略大的T恤质地要硬一些,但手感非常好。这种被照顾的感觉让他有点说不上来的不舒服,他不想像个小孩子那样被人处处顾及。

平静的水面倒映出一张陌生的脸,黑色的短发让他看起来略显稚气。尽管明白这就是“他”,可是心里却不断抗拒这个事实。一个没有记忆的人算是拥有完整的灵魂吗?他不知道自己过去拥有什么样的生活,也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性格,即使看到自己的长相都无法让他确认自己的身份。除了他的身体是切实存在的,他就像个游荡在林地的幽灵,无法融入却又挥之不去。

他伸手打破了水面的宁静,那张脸随着水纹破碎,慢慢消失。

站在水里,他忍不住打量自己的身体,没有巨大的伤痕也没有特别的记号,看起来普通得不值一提。如果他真的想进迷宫,就凭他单薄的身材根本无法存活,Alby口中的鬼火兽可以轻易杀死他而他却无力反抗。这么想着,他几乎是有些厌恶地抬起头把自己擦干净,他不想看到这样软弱的自己,那不应该是他。

他一个人失魂落魄地慢慢走回了屋子,甚至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在空地上忙碌着。

 

今晚看起来会很热闹,Newt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正对着窗外发呆。其他人在空地中间升起了一堆篝火,按惯例新人来了是要受到欢迎的。

“来吧,Alby和Gally准备了欢迎仪式,你可是今晚的主角。”Newt看到那个孩子落寞的背影突然有点不忍心。这个新人显得很不合群,Newt不知道他是太害羞了还是怎样,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在来这儿的头几天感到困惑,他自己也经历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新来的安静而听话的样子,好像更让他不自觉地想去摸摸他的脑袋说点什么让他振作起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跟着Newt出去了。

尽管他们没有什么像样的布置,这个所谓的晚会气氛还是相当热烈的。Alby向大家正式介绍了这个新来的小子,十来个男孩围着篝火欢呼着、跳跃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所有人都在他身边,每个人都在欢呼、对他微笑,他还是觉得难过,那沉重的孤独感越发迅速地淹没了他。一滴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地滚落,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能是注意到了他的异样,Newt挤开围在他身侧互相打闹的几个男孩,把他拉出中心圈带到一边坐下,“你看起来很累。”他的口气充满了担忧。

“或许吧。”他不去看Newt,把头埋在手臂里,吵吵嚷嚷的声音和明亮的火焰无法驱散他的恐惧,他只想把自己蜷起来避开所有可能的伤害。

“那么你最好先去睡,他们还会闹一会儿,也许要到上半夜。如果你撑不住,可以先离开。”

他点点头,“我想先走。”

Newt无声地向注意到这里的Alby做了个手势,然后把他领回屋。

他睡得很快,甚至也没听到其他人回来的声音。

 

下半夜他猛然惊醒。屋外黑沉沉的,可他情愿去吹吹冷风也不想呆在屋子里,他感到压抑、苦闷,突如其来的消沉几乎击垮了他。没来由的他开始想他不存在的,或者说曾经有过现在不属于他的父母。家庭的概念对他来说根本是模糊的,隐约能够想象的男人和女人的形象无法让他把他们和自己联系起来,而此刻这种徒劳的想象只是使他更加孤独。

迷宫和鬼火兽都没了动静,屋外只有无声的风。他沮丧地把头抵在最靠近他的一棵树上,树皮上粗糙的纹理并不舒服,潮湿的空气还让他觉得冷。他渴望回到过去的生活,而不是困在这个地方,绝望、无助,甚至不能依靠想象家人来安慰自己。那种酸楚的情绪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淌下来的眼泪,周围没有人,他索性轻声地抽泣起来。哭泣大概不能改变什么,可好歹能让他宣泄自己的情绪。

他就这么哭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些聚积起来堵在喉咙里的不快都随之而去。

“嘿,Greenie。”Newt温和的声音传来。他其实听到了对方踩在草上发出的声响,只不过不想让Newt看到自己狼狈无助的样子。

“睡不着,huh?”另一个男孩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伸出手在他的一侧肩膀上微微施力,手掌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到身上,让他稍稍放松了些。

也只是一瞬间,一道灵光闪过,他微微睁大眼,轻声说了几个字。

“什么?”

“我的名字……Newt,”他半是惊讶半是高兴地回头看着金发男孩,声音里还残留着一些鼻音,“我想起来了,我的名字是Minho。”

几秒的沉默后,他看到月光下Newt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那么欢迎来到真实世界,Minho。”

 

TBC.

 
评论
热度(6)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