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Newtmin】Louder than words(5)》

Chap.5

【给Minho小狗找到了个原型XD

Minho给自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晚上的低温叫人有些吃不消。他在角落里蹲下来把自己缩成一团,然后把头埋进膝盖。黑暗里只听得见呼啸的风声,营地那里传来的的打闹的声响很快就被风吹散。Minho抽了抽鼻子,因为Gally的话而沮丧不已,Newt当然会不高兴了——Minho不仅乱逞能还破坏了规矩攻击了Gally。但Minho不得不承认那一刻Gally带着优越感的轻嗤让他头脑发热,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他一点也不想被当作弱者。他想要变得更强,而不是面对困境无能为力,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在他莫名其妙从这个地方醒来之后就一直如影随形,而他急于摆脱。

可Newt说的没错,他太莽撞了,如果今天面对的不是空地人而是鬼火兽,如果他们不是在比赛而是在搏斗,他会当场丧命,或者更糟,拖累其他人。Minho难过地想,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他才能走进那座迷宫开始探索出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那一天到来前丧失信心。伴随着迷宫移动的轰隆声和鬼火兽的咆哮,男孩慢慢阖上眼睛。

 

Minho差一点就陷入了睡眠,然而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好像有什么动静,接着他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

Newt。

当然是Newt。

金发男孩提着一盏小灯透过木栅栏查看Minho,后者眯起眼睛抬头,两人对上了视线,Newt看来被吓了一跳,“你还没睡着?”

Minho摇摇头,他没说自己差点儿睡着了,他希望Newt能跟自己说说话,哪怕是谈论今天的不愉快也好。

Newt看到小狗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没可能和预想的那样马上就走了。他盘腿坐下来,把灯举到禁闭室上方,黑发男孩也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一阵尴尬的沉默后Newt先开口了,“你……冷不冷?”说完他就觉得自己太蠢了,听听那阵冷风的声音,他都开始考虑要不要给Minho弄条毯子了。好吧,Newt承认自己还是有点放心不下这家伙,整个晚上Minho都用一种受伤的目光看着他,搅得他心烦意乱。

“不,我还好。”Minho马上回答,然后猛地打了个喷嚏。

Newt立刻皱起了眉头,他就知道,这鬼天气。

Minho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Newt……我、我……很抱歉,对今天的事。”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不应该那么冲动地对Gally动手的。”

Newt的表情严厉了起来,如果Minho愿意谈论这个,他们确实需要说清楚这件事。

“听着,Minho,我今天的口气确实很重,但我不会收回我的话。”他看了看Minho继续说下去,“就像我第一天告诉你的那样,在空地生活,你就要遵守规矩。伤害别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我不知道你今天到底为了什么要冲Gally发火,但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看到你无缘无故先动手。即使你们有什么争端,也应该去找Alby或者把话讲清楚,而不是愚蠢地互相伤害。现在,你愿意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Minho踌躇着,而Newt只是耐心地等着他开口。最终Minho慢吞吞地开口了,“我很害怕,Newt。Gally抓住我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没用,我根本打不过他。我甚至都无法赢过空地人,可我还妄想要逃出去……我不喜欢那样,什么都做不了……”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感觉眼睛不受控制地湿润起来。他想告诉Newt他很难过,很委屈,不是因为受罚,而是……他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被无端扔进这个被怪兽包围的鬼地方,除了等死什么都做不了。

Newt没说话,他安静了很久,久到Minho差点以为他已经悄然离开才开口,“Hey,Minho,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们都是这样的。当我刚刚来的时候,Alby和Gally他们已经来了一个月,每个人都忙于建造生活区,那时候我什么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十足的蠢货。再后来你就知道了,George和Alfred进了迷宫,只有George出来了,他……他的状态很糟糕,我在这里的最初几天是听着George的惨叫度过的。我比现在的你还要害怕,我怕自己死在鬼火兽口中,更怕死在这座迷宫里。你想要变强,那很好。但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你要耐心点,给自己点时间。我……相信你。”

Minho瞪大眼睛,听Newt说了那么多,他有点难以置信。因为他总觉得Newt和Alby一样,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冷静。一时间Minho甚至都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不过这样看来Newt不仅原谅了他,也表达了支持他的意思。

Newt松了口气,他俩这样看起来可有点娘。因此他很快恢复了平时随意的样子开始调笑Minho,“别用这种眼神看我,Greenie,你都敢和Gally对打了,我还能不相信你吗?现在,好好休息吧,明天可没有懒觉睡。”他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土,对Minho挥了挥手,“晚安。”

“晚、晚安。”Minho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那天晚上,他睡得比之前任何一晚都安稳。

 

======================

次日,Alby一早就去禁闭室把Minho放了出来,所幸后半夜风就停了,Minho也没有生病。Alby让他出来的时候,男孩甚至说得上是神采奕奕地从禁闭室里跳了出来。

空地的领导人在他背后扬起一个微笑,谢天谢地,Newt和Minho看来都没有因为昨晚的事继续闹别扭,至于Gally,早就不以为意地和其他木工手一勾肩搭背地去干活儿了。

 

这已经是Minho来到空地的第二周了,一旦上手了工作,他干得也毫不逊色。所有人又重新恢复到了日常生活的节奏,Minho也在努力适应一切,好让自己尽快融入其中。

一过晚饭,Gally就在门口堵住了正要和Newt离开的Minho,“嘿,嘿,小子,忘了昨天我说过的话?”

Minho愣了一下,继而想起Gally要教他格斗的承诺,没等他说话,Newt已经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去吧。Gally会是个好老师,你有很多要学呢。”

 

约莫一个小时后,Minho充分体会到了这句话。即使Gally同样失去了记忆,他的身体仍然保留着对力量的控制和对攻击的警觉,这是Minho完全没办法媲美的。力量的缺失和对格斗的一窍不通让他的攻击屡屡被Gally提前识破甚至被对方用来作为回击的手段。

大概是第十多次,Minho的攻击落空,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向前摔了下去。这一次男孩没有立刻爬起来,他的呼吸因为剧烈运动变得粗重,汗水顺着脖子滑入领口,手掌因为撑在地上全是土,衣服上也沾满了泥渍。Gally在他身边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Minho完全没用心情再去尝试另一次徒劳的攻击了。他拼命稳住自己的呼吸,才感觉到喉咙干得快要烧起来了。

有那么一刻,他想自暴自弃地躺下来,随便什么迷宫也好创造者也罢,他不想再理会了。可是下一秒,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鬼火兽模糊的轮廓,而那几乎让Minho一个激灵从地上快速爬起来。

“继续。”他咬咬牙,强迫发软的双腿继续立在地上。Gally却没有马上就开始,而是一边坐下一边问他要不要休息,“你看起来糟糕透了,Newt那个护崽的家伙会杀了我的。”他为了自己的话大笑,随后把一边的水壶扔给Minho,“喝点水,缓一缓,你做得不好——不过,已经够努力了。”

Minho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来,双腿止不住地颤抖着,“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有时候我想揣测你的动作,但是不行。”他困扰地说,“可你能猜到我下一秒会往哪里攻击。”

Gally耸耸肩纠正他,“不是猜,小子,我不是神棍。你要注意我的表情和身体的动作,不仅仅是依靠你的设想来判断我下一步会怎么做,你必须观察我,同时掩藏自己的动机。最重要的是耐心,Greenie,你的冒失和大意会把弱点暴露给对手,所以你必须耐住性子周旋,而不是轻易攻击。”

Minho点点头,他还不得要领,不过Gally能指出他的问题总是好的。

他们接下来又练了大概一个小时,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Gally结束了这天的课程。Minho迫不及待地冲进小屋洗了个澡。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快散架了,他都数不清自己在地上摔了多少次,不过现在他只想躺上床,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好好睡上一觉。

 

Gally和他不在一间大屋,Minho回去的时候Newt还在和Zart商量着什么,看到他回来,Newt抬头问了一句,“怎么样?”

Minho挠了挠后脑勺,为难地看看对方,努力思考应该怎么回答,他觉得真相实在有点丢脸。

Newt给他的样子逗乐了,Minho看起来就像一只打架输掉狼狈不堪的小狗,心灰意冷地垂着尾巴期待主人的安慰——真的,Newt觉得自己都能看见那条毛蓬蓬的大尾巴在男孩身后扫来扫去的样子——那就是不怎么样了。Newt挑眉,“被打得很惨?”

Minho不情愿地点点头,没擦干的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到他的鼻尖,让他痒痒的,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喷嚏。Newt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告诉过你Gally会是个好老师。”

Minho鼓起脸小声地哼哼了两下,看来还是没从备受挫折的状态中缓过来。Newt和Zart结束了今晚的谈论,前者站起身来径直走向Minho,“别想太多,慢慢来。”

Minho很乖地点点头——Newt注意到他在自己面前总是很顺服,一大半时间里Newt或者其他人说话Minho都会以点头作为回应——然后求证般地询问金发男孩,“Newt,你觉得我能做到吗?我是说……迷宫……”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掩盖不了他充满渴望的神情。

Newt耸耸肩,“我相信你。但是别太着急了,你也知道没有充分的准备Alby是不会允许你去冒险的吧?”

“我知道。”Minho接话,“可是……我真的很想进去看看。每晚听到那些声音我都觉得是在引诱我。”

Newt敲了敲他的脑袋,“你的好奇心会害死你的,Greenie。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谨慎,面对迷宫尤其如此。答应我,不要随随便便拿你的性命去冒险。”

Minho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在昏黄的烛光下有一瞬间Newt觉得自己好像透过那两汪深水直直地看到了男孩的灵魂深处,“我答应你,Newt。”

不知为什么,Newt觉得这句郑重的承诺和Minho认真严肃的表情会烙在他的记忆里,永远无法抹去。

TBC.


(为什么总感觉在例证马斯洛需求

(Minho好弱啊…而且写的时候觉得这相处模式有点逆ORZ


 
评论
热度(6)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