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Lost Stars》

Title:Lost Stars

Series:SW:TFA

Rating:R-15

Category:Slash/Angst

Pairing:Kylo Ren/General Hux(或许隐含KyloRey

Warning:OOC,很多Bug,我只看过SW电影。有错都是我。

Disclaimer:任何一个都不属于我。

 

 

Kylo Ren躺在床上,表情呆板,眼神涣散。经过十几分钟前的大吼大叫和原力的肆意宣泄,他的力量几乎完全流失,腰侧的伤口剥夺了他继续胡闹的权力,医疗兵匆匆赶来将他抬上转移的舰船并进行紧急处理。

Hux依旧神情倨傲,但已经带着明显的惊慌和憔悴了,他瞧了一眼自暴自弃的Ren武士,从鼻腔中泄出一声不屑的哼声,然后抓过一个匆匆从他身边经过的医疗兵,“Ren武士的伤势如何?”

那士兵被Hux凶狠的表情吓坏了,他结结巴巴地从头盔里打量着上级并试着组织一个不会让自己倒霉的回答,“已经……已经处理了,不会危及生命。但……”

“也就是说现在一时半会儿他还不会死。”Hux用自己的理解总结,从心底里唾弃这些暴风兵的胆识,全然不顾自己此刻的强硬语气比平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是的……长官,呃不,将军……”那士兵发着抖,手里的手术器械和染血的纱布差一点翻在Hux身上。

Hux不耐烦地挥挥手,赶开所有人,要求他们给自己和Ren留下一点空间。

 

房门被带上了,Hux踱步到床边俯视刚刚从麻醉中恢复神智的Ren,“你不用时时刻刻表现出自己的懦弱,这无助于士气。”

Ren,一反常态地,不再和他交锋,同时十分奇怪地扫了一眼Hux,像在看一个无知的小孩。Hux显然很不快,但他也分不出更多的精力来和Ren吵架,他拖过一张椅子把自己安置在医疗床边,脸朝向窗户,“Snoke大人仍没有放弃你,因此你不必着急毁掉自己。”

“我相当清楚。”片刻后,脱去头盔后仍旧低沉却带着更多人性的声音响起,“西斯不会为伤痛摧垮,我已突破了自我……的一部分,但我仍需指导。”

“你管杀掉Han Solo叫突破?”将军转身轻嗤,“也许你没有注意到那个二十岁的小女孩已经把你打得不辨方向了。”

“适时沉默并不会显得你更加愚钝,Hux将军。”Ren慢慢说道,口气几乎是和缓的。

【于是这蠢货仍要将我一顿教训才可缓解他失败的痛楚。】Hux内心冷笑,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把这话说出来。Ren看起来极度疲惫且低落,这是当然的了,他败在一个年轻的、未经开化的女孩子手里,甚至差点死于非命,最后还是Snoke的怜悯让Hux不情不愿地把他带上船医治。他们针锋相对了许多年,不免痛恨自己在低谷时被对方看见丑态。Hux在内心叹口气,可他何尝不是狼狈不堪呢?

Ren并不在乎Hux内心的纠结,他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医疗室里扫过,尽管没有刻意去寻找着落点,但Ren的视线最终依然落在Hux的腰上。修身的黑色军服完美地勾勒出将军的腰线,要是Ren肯承认,一早以前当他无意间瞥到Hux纤细但充满力量的身线时就绝对被吸引住了。

此刻Han Solo的声音在他脑海里飘荡,如同不肯退散的鬼魅缠绕着他,甚至那双手抚过他脸时留下的温度都似乎灼灼地烙在下巴上。Ren紧咬下唇,把注意力集中在Hux身上,后者毫无自觉地变换了坐姿,绷紧的军服凸显出将军纤细劲瘦的腰,Ren试图考虑他是否能轻易折断那地方以此忽略被干扰的神思。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不经意地泄露了怀揣的秘密,“Han Solo的幽灵仍困扰着我……”喃喃自语般地,他将这些话泄露了出来。

Hux转过身,挑高一侧的眉毛显示他的惊讶,“哦,我以为你无所欲求。”

“……这使我意识到我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而Supreme Leader正步步紧逼。”

Hux撅了撅嘴,这倒是很有意思,Ren从不会当面展露他对Snoke的不满。可就另一方面来说,Hux知道他和Ren一样,不过是Snoke的棋子,他们谨慎地做好一切、揣度Snoke的心思以求那位大人宽容地接受他们作为自己的弟子和手下。,当Hux得到Snoke吝啬的赞扬、在Ren身边高高扬起头如同一只志得意满的猎鹰时,他内心更多的是庆幸——他庆幸Snoke没有否认他的表现,这意味着部分的成功。然而下一次同Snoke的对话仍会使Hux心惊胆战,生怕自己有些许不力表现。因此他接受了Ren的抱怨甚至没有加以讽刺。

“……但他至少需要你活着,那么你仍有使他满意的地方。”片刻后,Hux试图给同僚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答案,却没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根本无法考虑那回答其实欠缺安慰力道。

Ren干笑了一声,“是啊,Snoke大人需要我,那么First Order需要我吗,Hux将军?”

这个问题别有深意,Hux僵了一下,幽幽地看进Ren的眼睛,“我以为答案不言而喻。”

“你对我的态度倒看不出这一点,”Ren的语气罕见地带上了一些刻意的(属于私人情绪的)指责,“因此我把那视作你并不需要我……同你领导First Order。”

Hux克制了自己的冷笑,他真的很累,(他说服自己是因为)并不想再和这个缺乏认同感的青少年争执,因此片刻后他将身体向前靠了靠,于是Ren顺势前倾,压上了他的嘴唇。

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僵硬,但Hux最终垮下肩,双手扶住Ren的脸,好让他们的距离缩短。

大约有好几十秒,他们只顾着接吻而非呼吸,直到Ren率先支撑不住放开。

 

“如此你是否得到了你想要的答案呢?”这话一旦出口Hux立刻便后悔了,有一会儿他开始漫无边际地想Ren是否将此举看做自己的调情,这想法显然使他相当不安。

Ren躺回医疗床,偏过脸打量着Hux,后者局促地在椅子里挪动了一下。

“我不是你的安慰剂。”几秒后Hux向后倚,略显冷淡地挺直腰杆,徒劳地弥补自己的过错。但他的注意力倒有一大半在面前的男人身上。Ren的挫败感几乎是显而易见的,沮丧的情绪弥漫在整个房间,让Hux本就不悦的心情更加低落。

他刚刚经历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失败,对于他年轻的生命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二十多年的精心准备和排演在火光中毁于一旦,一座帝国的衰亡可以在顷刻之间完成,而它的建立却要耗费许多人的一生。Hux确信自己不再有这样的机会等待下一个时代了,他必须尽快完善新的基地(此刻他无比庆幸自己隐藏了一座未完工的基地作为备用方案),并且让Ren在Snoke的指导下毕业。毕竟他不能指望一个心理严重缺陷的青少年来帮助他完成这场伟大的演出。

Ren低吼,“我并不是要求你的怜悯,我只是……”他说不下去了。需要安全感?渴求爱情?哪一个都说不通。

Hux抿紧嘴唇,抢在Ren能说点什么之前替他补充完整,“工作需要而已。”他像是在说服自己和Ren,“为了更好的合作。你知道,我们以前的交锋有时会过火。”

Ren的眼神晦涩难懂,但明显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的视线胶着在Hux颈子上露出的一块红痕,思绪飘忽地回想着它的来源。

 

——

“这是必要的。”Ren低沉的声音传来,手指非常犹豫地按在另一个男人肩上将对方向下压,他的脸凑到Hux面前,笨拙地强迫自己压上将军的嘴唇,立刻,Hux的舌头回应了他,他们的呼吸紊乱,气息纠缠在一起,彼此不肯相让。

Hux不满地低哼,他恨绝地(他就是没法管Ren叫西斯,他至多算是个误入歧途的不合格的绝地)!这个白痴竟然完全无视了自己,按照西斯的教学视频(如果有的话)在接!吻!

Ren感到愉悦,Hux的嘴唇干燥温暖,当他按压上去时将军微微瑟缩了一下,但立刻无畏地迎了上来。这使得Ren有点兴奋、甚至感到久违的高兴,那有点像是很久以前一个女人轻柔地吻在他的额头……不,只是死去的Ben在作怪。Ren猛然清醒,强迫自己回想一些其它的,比如使用黑暗原力时带来的全身心愉悦的感觉,力量在他血管里流淌,随着血液循环充盈全身,他和宇宙相连,热量在释放,Hux的嘴唇尝起来有些甜,柔软得像棉花糖……Ren停住了,他懊恼地撑起身体,失神地看着面前的躯体,毫无疑问皮肤上染满微红的Hux很美……呃,真的。

这让他禁不住去想拷问室中Rey白皙的肌肤上因为愤怒涌起的血色,这女孩的汗水打湿了她鬓角的额发。她的愤怒和恐惧直白地写在那张年轻干净的脸上,Ren的心跳不经意地加快了。他享受来自其他人的恐惧,但Rey绝对不只是这样而已,她很美,那些代表情绪的微红给她带来了一丝……成熟和性感。但Hux苍白的脸颊上似乎更适合这个,很衬他的发色。

Ren被这个想法诱惑了,他拨过Hux的手,拉开将军的衣领,一点小小的伎俩让Hux主动解开衬衫扣子并偏过头(这点令Ren确定Hux并不在状态,往常他得到的绝对是不甘示弱的怒吼)。Ren舔了舔那根突突跳动的颈动脉,Hux绷紧的身体让男人有些得意,他很小力地咬了一口,Hux咽下了一声呻吟,Ren不甘心地吮吸着那块皮肤直到Hux轻轻地哼了出来,不过将军罕见地任他胡闹,没有推开他的头。

……

 

什么样的工作需要会让他们做到这一步?

Ren觉得怒火重新回到胸口,但这和平时的失败感有所不同,他感到嫉妒、不甘,一些陌生的情绪,掺杂着某种熟悉的感觉——当他,不,当Ben的母亲将Ben交给Luke Skywalker的时候,Ben觉得被遗弃了——他想要一个不同的答案。

 

Hux拒绝给出这个答案,在他内心深处,有一小部分,被狠命压制的那部分,挣扎着试图告诉他也许他和Kylo Ren之间存在着一些别的关系,比方说他们有时候会沉默无言地在同一空间内交换一个轻飘飘的吻,或者像现在这样,Hux放下手头别的事情来看顾那个麻烦的家伙。然而Hux又相当清楚这是逾矩的,他和Kylo Ren只能是同僚,或许偶尔是相互争宠的两个下属,不过绝对和感情没关系。

感情意味着弱点。过去Hux将其视作事业的阻碍,他唯一的大业就是辅助First Order称霸,任何黏糊糊的感情都只会干扰判断力;如今他意识到那还很有可能威胁到Ren的性命,Snoke可以轻而易举地利用两个人的感情要挟其中一方,而Hux认为Ren,某方面来说,常被自己的情绪冲昏头。这意味着Hux可能在任何时刻成为Ren的弱点,而Ren将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完全屈服于Snoke。

是的,Hux了解Ren不像自己那样完全忠于First Order,Ren是个被宠坏了的自大的小孩,他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而Snoke只不过恰好拥有Ren需要的力量。不知为什么,Hux有点喜欢(他当然不承认)Ren的自我为中心,潜意识里他不希望Ren亦步亦趋地跟在Snoke身后变成一条走狗。那就是说,Hux要排除一切可能让自己成为Ren的弱点,因此他不会和Ren有什么关系。

 

Ren并没有听到这些想法,他正陷入自己的小情绪中,气恼地看着Hux冷峻的面容,思索着应该怎么得到他想要的。

将军从自己的深思里清醒,替那个明显正在闹情绪的青少年拉上了被子,“如果你不介意,我要去安排工作了。”他很快切换了语气让自己和平时一样冷酷无情,“Lord Ren,你最好多加休息,Supreme Leader还需要你完成……”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因为Ren的动作停下来,黑发男人猛然坐起来,表情阴沉地用原力控制了Hux,将对方按在了椅子里。

“别再无理取闹了。”Hux有些生气,他瞪了一眼Ren,后者翻身下了医疗床站在他身边,沉默地打量他。

“Kylo Ren,你给我适可而止。”将军无法起身,却依旧气势不减。

Ren不再犹豫,他把Hux甩到床上,腰带被扔到地上,马靴仍在,但笔挺的军服裤被拉到膝盖。

“你敢。”意识到Ren要做什么,Hux无端有些畏惧。

Ren看了他一眼,嘴角扯开一个残忍的笑容,“我为什么不敢?”

Hux终于读出Ren的认真了。“……滚。现在放开我,我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沙哑颤抖的威胁失去了一半的效果,将军紧张地绷住身体,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如果Ren这么做,他的一生都会毁掉,Snoke不会原谅他的助手胡来,尤其是这种时候。而Hux费尽心血建立起的帝国、他现在取得的所有,一切都将和弑星者一样烟消云散。这令Hux几近崩溃。

Ren抿紧嘴唇,眼神晦暗,他确实用原力听到了Hux的那些想法,而这绝对激怒了他。因此Ren故意再次将Hux的衬衫推上去,露出一截腰线。

“你怎么敢。”Hux厉喝,他的脑海里充满了恐惧,甚至没有察觉Ren的入侵。

Ren舔了舔嘴唇,“既然这是工作需要,我想你应该听从Supreme Leader的教导,为First Order的利益考虑。难道说连Snoke大人的旨意你也要违背吗?”

“胡说八道!”Hux蓦地抬高音量,蓝色的眼睛充斥着诱人的愤怒和恐惧——他害怕Ren的力量,害怕失去自己拥有的地位。这么说也许有点不正确,Hux不害怕,他只是憎恨失去控制权罢了。

Ren着迷地看着Hux瞳孔里沸腾的情绪,他快要忘掉Snoke的命令了。他觉得需要放开自己的束缚,他想放任自己疯狂地使用力量,这有悖于Snoke要求他神志清醒地使用黑暗原力的教诲。【但这不正是黑暗原力引导我做的吗?】Ren固执地在内心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Hux不顾一切地怒骂,徒劳地想要摆脱控制、甩脱Ren的桎梏,而Ren被迫用原力固定住他,然后封住了将军的声音。没有了引以为傲的语言攻击,Hux的气势减了一大半。

【虚张声势。】Ren笑起来,Hux的演讲鼓动人心,但不包括他。尖锐的、激动到颤抖的嗓音刺破沉沉黑云,底下的士兵们仿佛陷入了某种催眠状态,他们狂热地振臂高呼,响应着将军的号召。那的确是Hux,试图用语言控制一切。

Ren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微笑,想到从不为First Order以外的事物情绪波动Hux因为他而尖叫,那令他……满足。

 

伴随着Hux无声的、颤抖的嘶哑低吼,Ren知道自己越界了。他放开了对Hux的控制,后者不再挣扎,疼痛让他无法有效地还击。

Ren从来不知道Hux叫起来这么好听,他为此着迷,这个傲慢的、不可一世的将军此刻跪在床上,紧咬牙关遏制自己示弱的痛呼。Ren好奇于此刻Hux的感觉,他再次用原力去窥探Hux的脑海。

洪水决堤的痛苦,和铺天盖地的绝望。

Ren疑惑地继续深入,他放任原力透过意识疯狂地涌入Hux的大脑,它们肆无忌惮地窥视并冲撞,Hux发出一声悲鸣,软软地趴在床上,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滑落。Ren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收回原力,笨手笨脚地扳过Hux的头吻着男人的脸,试图减轻对方的痛苦,“我不知道会这样……”Ren并没有发现自己语调里的歉意和不安,他用手梳理Hux汗湿的头发,克制自己的冲动。

Hux从精神冲击中缓过神来,低吼着试图把身上的人撞翻。将军表情狰狞,眼眶发红,从未如此深入体验过原力的精神攻击让他的所有反抗都变得徒劳无功,Ren只能感觉到Hux绝望的动作。

Ren揽住Hux的腰把对方按在怀里,他腰侧的伤口开始因为动作而撕裂,但那不过更刺激了他的神经。这个黑暗武士此刻忘掉了来自Superem Leader的训诫,任性地消耗着刚刚恢复的原力。他看到弑星者发射时Hux的蓝眼睛里迸发出堪比太阳的光芒。是的,Ren也看到了,那些光束以无法抵挡的趋势冲撞向各个星球,它们势不可挡,它们无人能敌。闪耀的火光和黑暗原力碰撞,爆炸瞬间迸发出的炽热光芒和温度让Ren一时间无法动弹,那充满全身的热度和力量将他死死定在那,膨胀的满足感使得他的胸腔几乎被冲破……

那全是Hux的感觉,Ren猛然醒悟。弑星者发射的那一刻,Hux的情绪达到了巅峰。

毫无疑问那就是他追寻的,毁灭一切阻碍First Order称霸的障碍,这是Hux毕生的追逐——但很可惜,那不是Kylo Ren的。

确认了这一些让Ren没来由地失望,他闭上眼,引导黑暗原力重现那场景。

太阳的光辉被尽数吞入巨大的炮管,化作死光迸射,光束穿透大气层,迅猛精准地打击目标将它们依次毁灭。扬起的星球表层物质升腾出巨大的烟尘,所有居民无一例外地在尖叫和极度惊恐中死去。

Ren感觉得到Hux在颤抖,他沉浸在Ren构筑的图景中,甚至因为激动和喜悦而失控地勃起了。Ren伏在他身上,胸口贴着Hux的脊背,将军是如此炽热,汗液流过背线沾在Ren的小腹,后者的左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Hux向后扬起的脖颈。将军看起来就像一只濒死的天鹅弯折修长的颈子,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完全毁灭他。Ren轻微地收紧了手掌,窒息的感觉和幻象里的狂喜让Hux弓起腰,他看到帝国鲜艳的军旗在茫茫雪原和铁灰色的建筑上空高高飞扬,无数星球霎那之间化为灰烬,同一时刻他在Ren的攻势下和后者一同达到了高潮。

 

 

当Hux慢慢缓过来时他注意到Ren腰侧伤口处的绷带已经染上了鲜血,将军一言不发地下床,从旁边的台子上拿过医疗兵留下的用具替Ren更换绷带。

Ren似乎才发现自己做了些什么,他的眼神躲闪地追逐着Hux的背影,直到Hux的手用力按了一下他的伤口,“……呃!”

在Ren微恼的瞪视中,Hux抬头给了他一个虚弱的微笑,“你真是个蠢家伙。”

Ren立刻察觉到这和以往礼尚往来的辱骂不同,他歪过头,试图理解其中的含义。

Hux没再提起别的事,他捏了捏Ren的手把对方按回床里,“现在休息吧。”然后他在Ren说话前补充,“我很快就回来,告诉医疗兵今晚我会在这里守夜。”

Ren安心地躺下,不再深究胸腔中涌动的奇妙感觉,他阖上眼,Hux走出门留下一片静谧的黑暗。

不过Ren一点儿也不难过,他知道那黑暗将保护他和Hux,直到群星消陨。

 

 

Fin.

 



++++++++

一篇充满Bug的胡言乱语,从来不知道SW也可以有CP(而且竟然突破了G分级!

写完才发现我不是想写哭包伦一边抽泣一边上了小将军的吗OTL

不知道如果将军有原力发现开罗人一边日他一边想Rey会作何感想

就不多写Han Solo的戏份了,绷不住,太虐了,二刷看到Leia和他告别的时候真想哭……


 
评论(11)
热度(48)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