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A Minor Accident(1)》

Title:A Minor Accident

Series:SW:TFA

Rating:G

Category:Slash/Angst/Hurt/Comfort

Pairing:Kylo Ren/General Hux,含Kylo Ren/Rey

Warning:OOC,很多Bug,我只看过SW电影。对任何不合逻辑之处表示抱歉。

Disclaimer:任何一个都不属于我。


Chap.0

在那件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Kylo Ren再也没有真正陷入过睡眠。他告诫自己Supreme Leader的最终试炼即将到来,因此冥想是为试炼做准备的最好方式,但显然他不稳定的情绪依然是突破自我的障碍,而那不稳定的来源之一几乎每天都会在舰桥上同他唇枪舌战,明嘲暗讽着Ren的失败——

“是啊,如果Lord Ren能放下自己动不动就破坏东西的小孩脾气像你这个年纪的人应有的样子的话,也许我们的工程进度会更快。”Hux高傲地站在Ren面前,脸上挂着令人厌恶的、从未变过的表情,嘴里吐出千篇一律的充满挖苦的讽刺和指责。

Ren猛地睁开眼睛,怒火中烧地想要砸掉什么东西,或者最好是扼住Hux的喉咙让他在窒息边缘哭号,他真想叫Hux看看什么叫“小孩脾气”,如果一个成天只会发号施令、推卸责任的白痴也算成年人的话。哦,天,他太想要把随便什么掼在Hux那张假装冷漠的脸上了,那个对原力什么都不懂的、缺乏应有尊敬的自大狂……

【冷静,Kylo Ren。】武士咬牙深呼吸。【你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而不是为了一个蠢货打破内心的平静。】

黑暗原力灌入他的血液,前所未有的宁静包围了他,Ren成功地忽略了跻身在黑暗边沿的一丝嘈杂,陷入冥思。

 

Chap.1

当第二天Phasma来找他的时候,Ren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往常情况下(就是说他和Hux又互相在早会后挖苦了对方一番),Hux一定会亲自出马,试图找到任何可能的机会叫Ren难堪。

Phasma恭敬地行礼致敬,紧接着放低声音请求Ren亲自到Hux将军的房间去。

Ren在头盔下狠狠皱起眉头,他已经厌倦了Hux无聊的小把戏,今早他甚至开始盘算起和将军来一场正式的、成人之间的谈话以解决他们频繁产生摩擦的现状——基地B正在快速建造中,新的弑星者也排上了日程,粉碎共和国的计划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如果第一秩序的两位领导者依然如此儿戏,下场很可能非常不好看。

他微微颔首,于五分钟之后来到了Hux的房间门口,出人意料的是守卫的暴风兵并不在此,Phasma却似乎早有准备将他迎了进去,而且Ren不经意地注意到这位一丝不苟的高级将领头盔微微倾向一侧。Ren的怒气不自觉地开始积攒,黑色的沉重装备让他的脚步听起来格外具有威慑力,Phasma犹豫着,在Ren踏入房间之前挡在他面前,“……恕我无礼,Lord Ren,将军的状态……您不必如此戒备……”

Ren不耐烦地挥开这位说着莫名其妙话语的下属,直接走向Hux的书桌(他来过一两次,且注意到Hux的床铺似乎从未被动用过一般整齐),恼怒于Hux并未一如既往端坐在办公桌后等待他。

一些细碎的声响从房间另一侧传来,Ren猛地回头,看到什么黑乎乎的东西陷在Hux的床上,理所当然地,他把那想作是一个试图用仪容不整的状态迎接Ren以期激怒他的Hux,该死的Hux。Ren转身,大步向床那儿走去,接着在Phasma赶来阻止前停了下来,从Hux白色的标准寝具中探出了一个脑袋,顶着显然由于裹在被单下而乱糟糟的姜黄色头发,对方正在毫不掩饰地观察他。

  

该死的Supreme Leader,Ren在内心向他的外祖父发誓即使这再不可能,也不会有哪个小孩在儿童时代就有着Hux那样令人不快的面容了——当然不是说Ren想象过Hux竟然会有儿童时代,他不应该是被克隆出来植入程序然后直接上任的机械吗?

Phasma弯下腰在那男孩旁边轻声说道,“General Hux,这位就是Lord Ren了。”

小号的Hux(Ren愿意将其称之为“Hux家族的梦魇”)清了清嗓子从被单里坐了起来,努力直起腰板让自己显得更高一些,然后他奋力把一只手从不合身的衬衫中挣出来,“很高兴见到您,Lord Ren。”

他的嗓音有着幼儿特别的尖利和稚嫩,但听得出来他已经让自己变得威严了,然而这只会使得这句标准的官方问候语从他嘴里说出来更为可笑。Ren甚至无法控制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哼声,小Hux向后缩了缩,接着疑惑又害怕地看向Ren。但Ren并不准备理会他,而是直接转向了Phasma,“Captain Phasma,你最好立刻解释清楚。”

Phasma微微欠身,“如您所见,Lord Ren,将军身上发生了一些难以解释的变化,此刻他的身体和心智都回到了幼年阶段。”

“哼。”微不可闻的冷哼再次从头盔里传来,Ren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这个一点都不Hux的小孩。他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苍白的皮肤、浅蓝的眼睛,除了凌乱的额发和略微红肿的眼眶同Hux长得几乎一摸一样。不用原力Ren都能察觉到他的惊慌不安,要不是Phasma的一只手防卫性地搭在他肩上,这孩子可能就要,呃,哭出来了。

一个哭哭啼啼的软绵绵的Hux?Ren恶心得快要吐出来了。随即他反映过来昨晚他的咒骂或许不幸实现了,运筹帷幄的Hux现在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了,哈。

但最关键的不是Hux变成了什么样,Ren立刻反应过来他必须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然后解决掉这桩不可思议的迷案——不管Hux个性有多烂,第一秩序始终是依靠他才能平稳地运作至今的。

Phasma在头盔里流下了一滴冷汗,“Lord Ren,这件事就这么发生了,在千年隼离开之后General Hux下令攻击,而……”您那时候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医疗床上试图将无处发泄的怒火洒在无辜的飞船上呐。这句话Captain Phasma只在心里偷偷说了,“……也许是反抗军的某种诡计,当我向将军汇报情况时将军就已经是现在的样子了。”

Ren对这个解释非常不满,可他并不能很好地用原力来解释这事儿,如果是反抗军的计谋,那么该死的,他们成功了。

 

Hux的视线在两个大人间转来转去,他很熟悉这种场景,一般来说他的父亲就是如此训诫下级军官的,而这时候他最好表现得好一些,那意思是,他必须看起来整洁有序,像他的父亲一样不把表情流露在脸上,即使他什么都不做,也要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

因此他把袖子捋到手腕处,让自己慢慢站起来,但不幸的,还不完善的协调性让这孩子最终绊倒在纠缠在一块的被单和衣服里。意识到两个人都在看他,Hux紧张极了,他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擦了擦眼睛,勇敢地抬头迎上Ren的黑色面罩,“请原谅我的失礼,长官。”

这就更……奇怪了。Ren低下头,肆无忌惮地瞧着那孩子,这个小豆丁看起来完全不像他长大后那样具有威慑力,而且他非常的矮,即使站在床上也只到Ren的胸口,但不管怎么说,他一本正经的语气还是令他没像同龄人那么幼稚了。

Phasma紧张地在另一边看着这两个人,尽管只相处了不到半小时,她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孩子了,不管作为一个下属还是“长辈”她都会竭尽所能不去伤害小Hux的感情。但Ren可不一样,这位武士喜怒无常,且看起来绝不像是会照顾小孩的样子,Phasma担心他会做出些不得体的举动。

“……没关系,……General Hux。”Ren回答得生硬极了,要是大的那个Hux他必定会针锋相对,不过话说原来的Hux也不会给他任何嘲笑自己的机会,Ren绞尽脑汁开始和对方交流,“那么……你还记得些什么?”

Hux皱起眉头,开始认真地思考,“我记得父亲要求我在晚餐前半小时前背完今天的课程,然后换好衣服去用餐,接着我就在书房背书,后来……后来我睡着了……”他的声音慢慢弱下去,变得颤抖,“Lord Ren,我是否应该现在就去接受惩罚?”

“呃,什么?”Ren一时跟不上Hux的想法。

“我没能按照父亲的要求完成任务,这是……这是我应得的。”Ren想这语气可终于和遭到Snoke痛斥的Hux有几分相似了,但小Hux显然还不会很好地掩饰他的恐慌,他的身体轻微地发着抖,让Ren疑惑起他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不过Ren立刻想起自己不是给Hux当监护人的,他决定还是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不,你不需要,General Hux。让Phasma带你去……收拾一下,我们有别的事要商量。”

Hux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在Ren转身交代Phasma离开时说了再见,让Ren差点被自己的袍子绊倒。

 

Phasma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语气仍然十分恭敬,但要温柔了些,“General,我会替您找一件合身的衣服。”

“Phasma,你可以……脱下头盔吗?”小Hux扬起脸,但立刻补充,“如果这不合规矩,那么我收回请求。”他显然还不能很好地适应将军这个身份,当然啦,他毕竟是个孩子,而且Phasma觉得Hux小时候并不像她所想的那般受到万千宠爱。但她决定这只是件无伤大雅的事,因此她照办了。

Hux看来放松了许多,他趴在床上把过大的衣服叠起来然后搬到床头整齐地码在一边,只留下身上的衬衫,接着站在那无措地等着Phasma说话。而这位在任何情况下都镇定自若的长官正苦恼于自己应该去哪找一件小孩衣服,她开口,“General……”

“Hux就好。”那孩子坚持。

“……Hux,你多大了?”Phasma妥协了。

“六岁。”小Hux听来很骄傲,“父亲说我很快就能去军校接受正规教育了。”但是片刻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Phasma,在告诉自己这位女士可以信赖后轻轻开口,“可我有点儿……不想。”

Phasma知道这不合规矩,可她还是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并且说服自己了解这些对于暂时照顾一个Hux是很有帮助的,“为什么?”

“因为……父亲很忙,他说他不会来学校看我,除非是学年末的训练成果检验。”Hux皱起眉头,“不过父亲觉得这样有助于我的独立。”

Phasma愣住了,她和所有其他暴风兵差不多,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带离家人接受训练,说实话她对自己的父亲可没什么记忆,但Hux好像很期待她能说点什么,于是这位女军官只能艰难地开口,“我想,你父亲说的没错。虽然听起来,他应该更常来……”

“Captain Phasma。”Ren武士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应该替将军打点好了,而不是坐在那和他说悄悄话。”

Hux往后退了一步,“抱歉,Lord Ren,Phasma在……”

Ren挥挥手,示意他不想听,Hux涨红了脸,但表情很坚决,“这是我的命令,Lord Ren。和Phasma无关。”

哦。Ren在面罩后挑眉,这可就有点Hux的味道了。

他凑近了些,甚至觉得自己能嗅到Hux的恐惧,“……很好。”通过变音器更加低沉粗重的嗓音混杂着气流的嘶嘶声,Ren话语里的冷酷被加倍放大,而他注意到Hux看起来就要哭了。

黑暗武士内心犹豫片刻,还是放弃了(无意识的)对那孩子的戏弄。


TBC.

 


今早做了个四层梦境的噩梦,而且我清楚地记得这场噩梦之前的梦,小将军喝醉了,开罗人本来要把将军带走的,结果不知为什么飞行员粗线抱走了将军,后面我就不清楚了……一定是原力的错!

其实还没想好后面的发展,到底是卖卖萌还是正经向都没定……但是趁着还萌赶紧写出来,及时行乐,坑了就算= =(死

至于让谁变小,我犹豫过,想想是开罗人变小的话将军可能会直接把小崽子丢出船,可怕(x

 
评论(6)
热度(46)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