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A Minor Accident(2)》

Chap.2

接下来十分钟,Ren和Phasma进行了常规的上下级交谈,场景尴尬,直到他们终于注意到只穿了一件单衫的小Hux硬撑着坐在床上发抖,小脸冻得惨白。

Ren甚至不需要原力也看得出Phasma脸上的担忧和自责,但眼下他不得不考虑该去哪里找到一件能给现在这个Hux穿的衣服。Phasma解下自己的披风给Hux围上,她罕见地露出了担心的表情,用Ren听过的最温和的语气向Hux保证他不需要为破坏礼仪而承担责罚甚至让自己不舒服。

可说到底为什么Hux总觉得什么事都是他的错?Ren从来也不知道这位傲慢的将军会在不到一小时内说出好几次抱歉,也许那是因为他变小了,虽然Ren并不认为这是真正的原因。

他思索着,一边看Phasma笨手笨脚地将衣袖卷起来然后用披风裹住那孩子。看在黑暗原力的份上,这里谁也没有养孩子的经验,在Hux恢复(Ren拒绝考虑如果这行不通)之前他能得到的最好待遇就是享受原来的级别待遇,但Ren保证那不会让他有多舒服。Ren,见鬼地不愿意承认,他从Ben那里得到的一些记忆告诉他应该怎么去对待一个孩子会比较好。但是那又不是说他应该去帮忙,撇开他的身份不谈,他和Hux之间的恩怨足够让他想把这个男人踢下船(尽管他最近终于决定试着和Hux和平相处,但做起来可不容易)。

而Ben,在前一阵子奋力挣扎出来被Ren残酷镇压后,终于在此时找到了机会,‘Kylo,你应该去帮帮他。’

‘见鬼的凭什么?’Ren向来对Ben不怎么耐心,除了Han Solo被Ren杀死之后的那几天里,他少有地听Ben胡扯。

‘因为他只是个孩子,一个人无依无靠地在充满陌生人的……军队里。’Ben不甘示弱,‘你知道要怎么做。Han和Leia不会听凭一个孩子孤立无援的。’

‘哦?我怎么觉得正相反,要不然为什么Skywalker成了你的师父?’Ren毫不犹豫地吼回去,随后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地瑟缩了一下。是啊,他该死的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Ren暗自咬牙切齿,为自己居然在Ben的唠叨下屈服而羞耻,他大步上前,把另外两吓了一跳,Ren深呼吸,放缓口气,“呃……Hux,现在的情况下Phasma会替你弄到你需要的,但……”他把脸转向Phasma,“Captain,这瞒不了多久,我要带他见Supreme Leader。”

他很少在头盔下一口气对别人说这么多话(还竟然不是对Hux的挖苦),感觉相当奇怪,不过Phasma领会了,“我会替将军找到衣服,然后安排他的伙食,大人。”她犹豫了一会儿补充道,“请对将军……稍微好些吧,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说完Phasma似乎相当害怕Ren把怒气撒到她身上,行了个礼后立刻转身出门了。

Ren瞪着女队长的背影,直到Hux小声地出口,“Lord Ren?”

他回过头,小男孩犹豫着要不要靠近他,浅蓝色的眼睛里依然含着不安。Ren立刻就感受到了Ben的罪恶感,他坐到床上,向Hux招招手,“过来。”

Hux很听话,即使他依然对Ren心生畏惧,还是乖乖走了过去。【如果Lord Ren能把面罩摘下来就好了,那看起来真的很可怕。】Hux心想,却不敢像对Phasma那样向Ren请求。

而Ren,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要偷听Hux的想法的,他把头盔拿下来,看到了Hux嘴角的小小笑容。Ben好像很满意,Ren让Hux坐在他身边,“听好了,Hux,你现在身处定局者号,接受Snoke大人,也就是Supreme Leader的领导。”

Hux瞪大眼睛,蓝眼睛里满是敬畏,“父亲说起过定局者号,我真的在她上面吗?”

“没错。”

“那,Phasma说我是将军,我是吗?”

“是的。”Ren思索了一下要不要哄骗Hux他同时也是Ren的手下,“我领导Ren武士团,而你辅助我。”

“哦!”Hux轻轻喘气,“所以我在第一秩序里身居要职。”

Ren点点头,内心不屑地想原来Hux那么小就深深为权力痴迷了,但他表情不变,“第一秩序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失败,你领导的弑星者基地毁在叛军手里,Snoke大人要求我们返回新基地重新筹备毁灭抵抗组织。”

Hux的表情变得惊恐,他咬住嘴唇,声音悲伤,“是因为我吗?我的指令有误才让第一秩序失败了……”小男孩抽了抽鼻子,竭力忍住眼泪,“……我愿意承担责任,接受Snoke大人的惩罚……”

Ren不禁想自己现在是否表情扭曲,他就是实话实说罢了,可完全没想到结果是这样,放在膝盖上的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搭上Hux的肩膀。黑暗武士低下头看着小男孩紧抿住嘴,努力克制自己的抽噎,Ben立刻痛斥他的不齿行为,‘你根本不用这么苛刻,他什么都不知道。’Ren愤怒地忽视了Ben,生硬地安慰起Hux,“也许没那么严重,等晚些时候你就和我去见Snoke大人……”

 

Phasma进来了,她手里捧着不少东西,看到Hux一抽一抽地坐在床沿,甚至鼓起勇气不满地瞪了长官一眼,随即径直走向Hux,“Hux,我给你把衣服带来了。”

Hux忍住了自己的眼泪,装作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谢谢你,Phasma。我是说……你做得很好。”他很快地转变了语气然后接过衣服冲进浴室。

五分钟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号Hux从里面走出来,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笔挺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让他看起来精神了许多,Ren却不合时宜地想(或者说是Ben在自言自语)绝地小学徒的袍子更适合一个孩子。

Phasma把手里的其他一些物品递给Hux,“抱歉,后勤部门现在只供应标准口粮,因此我只能拿到你平时吃的东西,也许今天晚餐时我能让他们腾出些精力给你准备更好的伙食。”

Hux摇摇头,“这些就够了,父亲很早就让我适应军队配发的食物了。”

他坐下来,把东西放在腿上,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那些干硬的食物吃完,然后让Phasma帮他准备好剩下的事宜,过上一会儿Ren要带他去见Snoke了。

 

 

定局者号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不是一个适合养育儿童的地方,幸好这是Hux,从四岁开始就接受严格军事化训练的Hux,想到这里,Ren竟然有些替他难受(这可真叫人恐慌)。他和Hux在私人场合(或者说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船上还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事儿)交谈的时候尽量会脱下头盔,来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可怕,但效果不大,Hux对他似乎还是很戒备,只是他对Ren的要求都会乖乖听从。

现在Hux表情紧绷,小脸上写满了对身边黑色武士的恐惧,他试图贴紧Phasma,偷偷揪住后者的长袍,而Phasma正假装没看见地放慢步子带着小Hux跟随Ren去往会面室。

在门口Phasma停住了,迟疑地将Hux交给Ren。Hux僵硬的身体暴露了他努力掩饰的害怕,Ren不得不扶着这孩子的肩膀才让他俩顺利地走进漆黑一片的空间里。

Snoke还未现身,Ren抓紧最后一点时间给Hux做心理建设(没错是Ben要求的),“不要掩饰,不要说谎,他问你答。没什么好怕的。”Ren在内心谴责自己愚蠢的安慰,他不认为一个年幼的Hux能承受Supreme Leader的巨大压力,因为实际上当他和成年的Hux来这里听训时,他们彼此都看得出对方试图隐藏的紧张。但此刻他不得不让Hux放松一些以在Snoke面前表现更好些,也许是因为他觉得Snoke会要求自己把这个孩子丢出定局者号,说对了,Snoke会毫不犹豫地扔掉一个孩子,如果他认为Hux已经不再有用的话。

然后Snoke一如既往地夸张地降临了。

 

那巨大可怖的投影显然把小Hux给吓坏了,他僵直地站在那,上半身偷偷地向这里唯一能依靠的男人倾斜。

Snoke公事般地询问着Ren他为最终试炼做的准备如何,期间仿佛完全没看到Ren身边那个小小的孩子,也没有过问任何Hux的情况。直到他从Ren那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才似乎终于注意到了Hux,隆隆的声音在空间内回响,“Kylo Ren,我的弟子,解释。”

Ren感激于他的头盔一定程度上隔绝了他和Snoke目光的直接接触,他原原本本地把所有事告诉了Snoke,不知为何还添上了一句,“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多亏了General Hux此前的周密部署。”

Hux快速地开口,“尊敬的Snoke大人,Supreme Leader,我很荣幸为第一秩序服务。”

Snoke表情不变,甚至没多打量一眼Hux,“记住你的试炼,我的弟子。摒弃不应有的杂念。至于这一位,”他瞥向小男孩,一阵停顿,Ren自己都没注意到在Snoke发话的同时他的右手保护性地圈住了Hux的肩膀,“即使第一秩序仍正常运作,你也应当寻找合适的领导人以免意外。你知道怎么做。”

然后他的投影很快地消失了。

两个人都没动,过了有一会儿,Hux抬头,“我做错什么了吗?”

Ren没有立刻回答,他当然知道怎么做,如果这情况长期持续下去,Snoke将默许他解决这个麻烦,Snoke甚至都没含蓄地表达出“找一个暂时的领导人”的意思,这让Ren觉得没来由的烦躁。虽然他一直都清楚Snoke重视他甚于Hux,这一点在数次交手中还被用来作为将军的弱点让Ren羞辱他,不过此刻他却觉得……恶心。而Snoke又直白地警告了Ren他最近不佳的表现,武士在脑海里飞快地过滤掉所有Ben的废话,收回Hux肩上的手淡淡道,“没有。你做的不错。”

Hux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但他很乖巧地不再烦Ren,默默地跟着男人回到房间。


TBC.


把Girls里司机的戏份扫了一遍,Adam男友力Max,和Tim在一起一定很甜:)脑了某天Tim使用特殊能力出岔子结果和Hux互换,呃,那时候Hux正好洗完澡走出浴室……毫不知情的Adam扑了上去/不明所以的Tim称赞了Kylo的黑武士装扮。于是之后的一段时间内,Adam稍有越轨动作就被冷漠的将军一顿痛揍,而Kylo面对一个傻白甜的同僚心有戚戚(Tim向任何能接触到的妹子告白,包括Phasma和来偷袭的Rey)。再后来Kylo唯一的乐趣就是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把Hux的刘海放下来……


 
评论(2)
热度(27)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