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A Minor Accident(3)》

Chap.3

Phasma听完没有过多的表现出她的愤怒,但她绝对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不满。

“留心,Captain。你的言行举止切勿违背Supreme Leader的旨意。”Ren站在那冷冷地说道,突然间他好像又恢复到了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态度。

Phasma狠狠地在内心咆哮了一会儿,然后以最镇定的态度向Ren申请了接管Hux手上的几项工程,她是唯一同Hux密切接触的军官,如果这时候还有什么事是她能帮上的话,就是在Hux恢复前竭尽所能维持第一秩序的运转,而谢天谢地,Hux严苛的要求让一切都得以有序进行。

Ren微微颔首,他的头盔隔开了Phasma探寻的目光,此刻他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见鬼啊,Ben又在吵吵嚷嚷了,他需要冥想,需要Darth Vader的指引。

 

Phasma在准备离开前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那么今晚General Hux应该住在哪儿?”

武士本来想让她滚出去,毫无疑问Hux应该睡在他该死的床上,难道她还指望有谁去给这孩子唱安眠曲哄他睡觉不成?但当Ren看了一眼一直安静地待在一边的Hux时突然说不出话了。

Hux局促地坐在床边,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对劲,Snoke不喜欢他,他所做的一切都让Snoke失望。

尽管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好了。

男孩难过地看着地面,他似乎永远都无法达到别人的期望,父亲冷漠地陈述着他的错误,Snoke完全无视他的存在,Ren对他好像也有很多不满。想到这儿,Hux禁不住揉了揉眼睛,他被父亲告诫过很多次哭泣是软弱的表现,但现在他真的快忍不住了。

 

Ren几乎就要抽出光剑像过去那样狂乱地砍些什么了,Ben在他脑子里乱窜,作为一个死去的人Ben最近真的是相当活跃,他一直在大声地吵着要让Ren耐心一点、温柔一点(多么荒谬的言论!)或者别的什么话,而Ren已经尽可能地无视了这些了。现在他为自己不断冒出来的奇怪念头惊慌失措,他该死的觉得Hux很可怜!他居然想开口告诉Phasma他愿意和Hux在同一间房就因为这孩子看起来实在是很糟糕!而Ren——Ben,恰好知道这该死的感觉!

“抱歉Lord Ren,今晚我需要去把将军留下来的文件整理完……”女队长迟疑的声音传来,Ren回过头,凌厉的目光几乎穿透面罩把可怜的Phasma戳个对穿。顶着长官的逼视Phasma直起腰接受审阅,不是她想推卸责任,而是她实在没办法一面照顾Hux一面完成工作,女性的敏锐直接告诉她Ren武士是个不错的(实际上是唯一可供选择的)人选。

长久的沉默后,Ren在头盔后用他最可怕的声音回答,“我会安置General Hux的,你可以走了。”

Phasma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戴上她的头盔转身离开。

 

Ren重新看向Hux,后者依然沉默着,这反倒让Ren有点烦躁不安了,他动了动,Hux转头看他。

“你应该睡觉了,Hux。”Ren慢慢说道。Hux不说话,Ren在头盔里忍不住哼了一声,“今晚你就在我的舱室里休息。”说完他立刻站起来,防止自己用什么办法收回刚刚的话。

Hux跳下床,收拾自己的衣服跟在Ren身后,快到门口时Ren才想起来夜晚Hux的房间外是有士兵值守的,晚上Phasma特意清空了他们去会面地点的道路,所以没有人看到Hux。但现在他可不能让Hux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舰船上,他和Hux的房间离得很远,一路上不知道会有多少士兵会看到,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冒险。

于是Ren别无选择,他把Hux抱起来,警告那孩子,“别出声,别乱动。”然后他用黑袍遮住了怀里的Hux,虽然看着有些奇怪但那些暴风兵也知道最好别招惹Lord Ren,没人敢来探究。

 

等他们回到Ren的舱室关上门后,Ren才把Hux放下来,后者紧张地环视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尽管他对定局者号的生活一无所知,但处在他自己的房间多少让他安心,而这里却是全新的,尤其是……Hux往后退了一大步,半融化的骷髅上空洞无神的眼窝直勾勾地瞪着男孩,把Hux吓了一大跳。

Ren不想费心去和Hux解释,他这一天过得够累了,今晚他甚至不打算冥想而是踏踏实实睡上一觉,也许隔天他会发现这一切都是愚蠢的梦,Hux还是老样子,而Ben被埋在深不见底的记忆里。

在Hux换上睡衣(Phasma令人惊叹的工作效率,她给Hux找到了一套正常的棉睡衣而不是什么可怕的丝质睡袍)洗漱完后Ren将困意十足的男孩抱上床,他们谁都没说话,黑暗笼罩了整间房间,两个人很快都为睡意击倒了。

于是这是Ren真正的噩梦的开始。

 

Han Solo站在他面前,表情阴郁,他看着眼前的男人犹如他看任何一个暴风兵。Ren在头盔下翘起嘴角,这样最好,他可以无所顾忌……但是Han的神情开始变化,他似乎认出了对面的人,灰白头发下的凌厉目光逐渐软化。过去流亡般的生活在他英俊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然而那双眼睛仍旧保持着昔日面对Leia和Ben的柔和。

这让Ren感到困惑。Ben记得Han和Leia从他记事起的几乎每一次争吵,那并非火山爆发般迅猛,却比任何激烈的言辞让Ben感到害怕。即使不能完全理解他们争论的,Ben也听得出那其中尖锐的对峙。所以他总是不明白为什么Han看待Leia的目光从来不带怒意,他们争执,到最后两败俱伤,彼此疲惫不堪,直到分开。后来Ben就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Kylo Ren,他比软弱无能的Ben要强大得多,以至于Leia和Han、甚至Luke都不能阻止他投靠Snoke,他没机会看到Han和Leia的分歧,不过他清楚自己并不在乎了。Han会恨死他的,Ren为了这感到报复般的喜悦。

可即使是在这里亲眼看到Ren冷漠地攻击抵抗组织成员,Han看着他,依然是安详的,就像过去他无数次宽容甚至宠爱地看着Ben摇摇晃晃地走路、不小心打翻东西或者冲别人发脾气,除了多了些许的心碎。这让站在狭窄走道上的Ren摇摇欲坠,Ben在脑海里哭喊,但Ren不允许,他痛恨那眼神,他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不会为自己被遗弃感到痛苦,更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手握宇宙中最神秘最强大的西斯之力,而Han Solo只是一介凡人。力量在他体内沸腾,燃烧的欲念冲破最后一道防线,Ren打开了光剑。

“Thank you.”他真心实意地看着Han Solo的眼睛,强迫自己不要错过他们之间最后一次会面,【为了你,Ben。】Ren在心里苦涩地笑起来。

除了那个拾荒女孩和叛徒FN-2187的惨叫(他刻意忽略掉Chewbacca悲痛欲绝的哀鸣),Ren什么都没听见。他的脑海里嗡嗡作响,翻滚着的记忆如巨浪般腾起又重重摔下,沉入深深的海底。

他做到了。

 

Han的眼睛依然直视着他,温暖的手抚过Ren的下巴,很小的Ben因为噩梦醒来时Han就是这样安慰他的,Leia坐在Han身边,纤细的手指轻柔地擦去Ben额头上的汗水。

I know son, it’s good just to see your face.

于是Ren脑海边缘那些嘈杂变得喧嚣,他们呼喊着属于Ben Solo的称呼,带着各种各样的容貌声势浩大地向他涌来……

不——!Ren嘶吼着,一切都错了,他的骄傲和得意在瞬间被击溃,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明明痛下决心斩断了他和过去最明晰的联系,而现在那些属于Ben的过往却一帧一帧变得明朗可辨。慌乱之中他无措地在内心祈祷西斯之力的降临,黑暗君主低沉洪亮的声音劈开杂乱的回忆,Ren沉住心气,跟随原力的指引架起防御。但是在那许多声音中响起了贾库拾荒女孩的声音,年轻的、无杂质的,“你杀了他。”她的手里握着光剑,表情沉静而坚决,从Ren面前的黑暗中走出来。

勉强筑起的精神屏障虚浮在半空,脆弱得不堪一击,而Rey也毫不留情地以蓝色的光束击碎了那防御。Ren后退一步,他的黑袍在狂乱的漩涡中上下翻动,遮蔽了视野。

Rey的脚步愈加沉稳,如同一头静待猎物的大猫,矮身寻找着合适的时机进攻,目光牢牢锁定在Ren身上。黑暗武士没来由地感到兴奋,他的对手在迅速地成长,毫无疑问她的超然天赋为她赢得了些许优势,但Ren相信自己凭借西斯之道更胜一筹,他跃跃欲试,亟待报那一剑之仇。

Rey没有笑,当Ren看见她的时候,她除了隐藏在年轻面容下的惊慌或者仇恨从未有其他神情。此刻她仍是冷然的,长发被束在脑后,几缕深色的发丝滑落,纤瘦有力的身形藏在亚麻色的袍子下,露出的手臂比原来结实了些,不过依然有着女性的柔和线条。

Ren不禁猜想,她是绝地了吗?Luke Skywalker一定有指导她,因为她挥剑的方式成熟了许多,完全不同于第一次抵挡Ren的攻击时那样慌乱。可她的内心——Ren没能突破——却能通过原力感知到其中暗含的痛苦。

【是因为Han Solo吗?年轻的女孩,真是幼稚而愚蠢。】他的剑势凌厉,撕开死寂,Rey没有丝毫示弱地迎上他,红蓝两色的光辉在黑暗中交错,划出虚幻的影子。Ren知道自己的杀气在凝聚,他甚至成功地潜入了Rey的意识,在那女孩的视角上,他看到Rey视之为父亲的男人消失在深渊中,绝望从深不见底的海水中呼啸着翻涌上来没过他的头顶,Ren奋力挣扎,耳边熟悉或陌生的声音接踵而至。他想要叫喊,喉咙里却灌满了苦涩的液体……

混沌之中Ren被一道尖细的声线攫住了注意力,他不顾一切地跟着那声音,拼命想要甩脱鬼魅似的呼喊……


TBC.


 
评论
热度(20)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