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A Minor Accident(4)》

Chap.4

“Lord Ren?”Hux从睡梦中被Ren的低吼唤醒,他惊恐地看着身边的男人从喉咙深处逼出低沉狂躁的咆哮,而他在一边却无能为力。同一时刻,自Ren身上爆发的原力直击Hux,悲痛的感觉同时将那孩子淹没,从未体验过原力精神攻击的Hux除了尖叫和哭泣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他的声音越来越弱,扼住喉咙的力量逐渐收紧,空气被慢慢抽出肺部……

“啊!”Ren猛地醒来,浑身汗水,目光甚至掺杂着一丝惊慌,他大口喘着气,几秒后才注意到瘫软在一边的Hux。

混乱一片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多加思考,可能是Ben趁机出来了,Ren伸手捞过Hux。后者还太小甚至都不知道原力的存在,他抽抽噎噎地趴在Ren的怀里,两条瘦弱的胳膊紧紧环住了Ren的脖子,嘴里咕哝着一些Ren听不懂的话。Ren很快就发现Hux其实并没完全醒过来,他只是被吓醒然后又晕乎乎地寻找安慰罢了,因此Ren只能由着Ben按久远的记忆那样拍了拍Hux的后背试图让那孩子镇定下来。谢天谢地,他的房间隔音效果良好,没人听得到里面的叫喊和哭声。而这时Ren才察觉到他俩几乎都湿透了,他的手盖在Hux的后背上,小男孩的睡衣被汗水浸湿贴在皮肤上。

可是无论Ren怎样连哄带骗地让Hux松手,Hux始终不肯答应,于是这个黑暗武士不得不维持着一只手托着Hux一只手翻找东西的姿态给Hux找一件替换的衣服。在Hux自己带过来的一堆衣服里他惊讶地发现Phasma居然真的弄到了一套袍子,那有点像绝地小学徒穿的样式,只不过是黑色的外袍,里面是米色的内衬,连同腰带和裤子一应俱全,Ren甚至想Phasma是不是打劫了Ren武士团的成员。

然而Hux像只受惊的幼崽般死死贴在Ren的胸口,一边发抖一边啜泣,如果不是此刻的Ren自己也不甚清醒,他一定会把这一幕完完整整地记下来日后回放给第一秩序的将军。最后Ren只能用上强硬的语气,“这是命令,Hux,把你的手松开,坐好。”让他惊讶的是Hux几乎没有犹豫就放开了环住他脖子的手,乖乖地坐回床上,尽管他脸上满是泪水。

Ren松了一口气,他自己都没从那该死的梦里缓过神来,疲惫使他没有更多力气再去顾及Hux的感受(和压制Ben愚蠢的行径),“Hux,你现在能自己去洗个澡吗?”

Hux的哭声已经减弱了,男孩点点头,抓起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Ren颓然地坐回自己的床里,手指在前额来回摩擦,他头痛欲裂,从原力爆发中挣脱几乎耗尽了他一半的力气,可悲的是临近最终试炼他居然仍在忍受来自光明面的诱惑。

 

约莫十分钟后,Hux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走近男人,低头绞着手指,“非常抱歉Lord Ren,我打扰了你的睡眠……”

Ren摇摇头,把Hux抱上床,甚至没阻拦Ben,“不是你的错,现在睡觉吧。”

Hux乖乖地躺下来,注视着面前的黑发青年,他和带着头盔时完全不同,这时候的Ren年纪更轻、也更温和。Hux小小地打了个哈欠,那感觉很好,虽然Ren是个严肃的人,却比父亲都让Hux感到安心。

Ren把毯子拉起来好让Hux完全被包住,然后因为被Ben的回忆突然击中而手指打颤。他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默念着西斯准则,走进浴室迅速地把自己弄干净。此时此刻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成为他踏上成功之路的阻碍,如果Ben复活,那么Ren不介意重再杀他一次。

他在黑暗里爬上床,脑海里依然被Snoke的话语困扰,一团小小的东西贴过来钻进Ren的怀里。有一刻Ren只想把那孩子推开,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他实在太困了,Ren默许了Hux寻求安慰的举动,他甚至揽住了Hux,很快陷入了睡眠。

 

 

Ren醒过来,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自己怀里怎么会多了一团东西,很快他想起昨晚Hux被自己的噩梦吵醒后那孩子在他的默许下靠过来,就算他应该是General Hux,现在也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出于对昨晚事故的一点歉意,武士向后挪了挪不打算吵醒Hux,可是Hux很快就跟了过来,他的脸依旧埋在毛毯里,伸出的一只手无意识地抓着Ren的衣服。Ren把他的手挪开,Hux就缩在毯子里嘟起嘴,猫崽一样地发出轻轻的哼声,接着锲而不舍地摸索到Ren的衣服再次捏在手里。

看在Darth Vader的份上,Ren真不应该和一个小孩发火。他抓住Hux的手塞回毛毯,然后动作迅速地跳下床冲进浴室,为了自己竟然对Hux有一瞬间的温情而气恼。这一切都错得离谱,为什么Ren是那个承担责任的人呢,他明明可以置之不理让Phasma去处理的,他的任务应当是完成试炼,摒弃所有感情的干扰。

他是个西斯。Ren提醒自己。

 

General Hux暂时不会出席早会,Ren不得不代替另一位最高指挥官来到现场。Phasma昨晚花了很久整理出了好几叠文件,今早例会前她刻意早早地来找到Ren请求他的出席。Ren惊讶于Hux手头的诸多事项,他的确没想Hux的工作量是如此之大,对一位从不过问军政的武士来说那些琐碎的杂事就和人命一样,在通往黑暗的道路上根本不值一提。

Phasma宣布了General Hux因为秘密任务在未来不确定的一段时间内不会经常出现,但她也同时暗示了这并不意味着偷懒或叛变是被允许的。Ren,沉默无情地站在角落里给Phasma的话加重了分量。

Ren无聊地杵在会议室的一角等待早会的结束,他从头盔里扫视着每一个发言的军官,用原力读取他们的心思,那些怀揣着的肮脏小秘密像一卷摊开的白纸那样呈现在Ren面前。武士无声地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权力是如此诱人的东西,让这群凡人争相抢夺,他们以为手握权力就能让他们坐上王座。可是这些人并不懂得原力,所以他们只能肤浅地追求虚幻的头衔,而完全忽略了力量的可怕。也许每天生活在这样一群小人中间的Hux也同样对此感到烦心。

这时候Ren才想起他走的时候Hux还在睡觉,不过他安慰自己这并没什么,Hux待在他的房间里非常安全,不会有人私自闯入Lord Ren的私人空间。但这想法只不过让Ren更加烦躁于那些军官无休止的纠缠。

 

直到冗长的会议开完后,Ren才有机会冲回房间,并且意识到他已经将Hux独自一人留在那好几个小时了。

当他直接用原力弄开门后,却惊讶地发现Hux并不如预想中的那样大哭不止,后者正安安静静地抱着膝盖蜷缩在床的角落,听到声音,那孩子抬起头满含希望地问了一句,“Lord Ren,我的禁闭结束了吗?”

于是接下来的几十秒内,Ren在内心和Ben争吵,后者坚持认为Ren应该上去安慰Hux并且解释清楚那不是惩罚,这全都是因为Ren的错。Ben生气地说道,'想想你被孤身一人扔在Luke那儿,难道是你的错吗?'而Ren差一点又被挑起了火气,不过他终于遏制了自己的怒火,走上前去放缓声音,“咳……Hux,这不是禁闭。我只是去开会了,但没把你叫醒。”

Hux有点疑惑,“可是昨晚我把你给吵醒了,这不好。”

“那是因为我在做噩梦。”Ren硬着头皮说,“不是你的问题。”

Hux仰起脸,更加疑惑了,“大人也会做噩梦吗?”

Ren想他真不应该陪着Hux玩问答游戏的,而且他痛恨承认自己的噩梦,那让他显得软弱。可最后Ren还是自暴自弃地继续回答,“是啊,谁都可能做噩梦,我很抱歉那让你害怕了……”

Ren没能说完,因为Hux突然坐起身来抱住了他的腰,几秒后Hux慌慌张张地放开了手退到一边,时不时地偷瞄一眼观察Ren的反应。Ren还有点发愣,他真的很久很久都没再有过/这个/了。Hux看到Ren并没有反感的意思,于是放下心来,神情关切,“这样你会感觉好一点吗?很抱歉昨晚我没有这么做。”

Ren突然意识到Hux是在安慰他,这可一点儿也不Hux了,原来的Hux至多把他一个人留在那容许Ren独自冷静。不过那感觉不坏,Ren确信自己的确感到好受些了,他甚至有点不受控制地想去摸摸Hux柔软的头发了,但他到底忍住了,只是微微点头,“谢谢。”

Hux回以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于是下一句冲口而出,“事实上,你可以叫我Kylo。”

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过在Hux用软软的童音叫出他的名字时Ren还是决定那不算一个坏主意。

 

“噩梦都是吓唬人的把戏,Kylo,它们看起来很可怕,但是不会伤害你的。”Hux曲起膝盖坐在Ren的面前,小大人一样认真地解释,“我也经常做噩梦,父亲告诉我那只不过是乘虚而入的恶念在作怪,他说只有绝地才会玩这样的蠢把戏蛊惑人心。”

Ren很怀疑Hux那么小,是否真的清楚“蛊惑人心”的意思,而且他挺想反驳原力操控可不是什么“把戏”,但他暂时没说话,等着Hux的下文。

“所以如果你被噩梦吓到了,只要把噩梦说出来告诉它们你根本不怕它们就好啦。”

“这也是你父亲教你的?”Ren觉得这很傻,当然啦,Hux只有六岁,他只是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语言暗示能够驱除噩梦带来的恐惧。

Hux挠了挠脖子,小脸红红的,带着一点不好意思,“这是我自己想到的。以前妈妈会在我做噩梦醒来的时候抱着我……”他吸了吸鼻子,“那样我就不会害怕了。”

Hux管她叫妈妈,而用父亲来称呼Hux Senior,Ren再迟钝也听得出那里面的区别,而且他知道至少在这个年纪Hux已经无法得到他妈妈的安慰了,但Ren并不愿意问清原因。他只是轻轻地按了按Hux的肩膀,“你说得对,噩梦确实没那么可怕。”

可怕的只是来势汹汹的过去,把你拖进回忆的泥沼,让你不得不面对过去软弱的自己。

 

TBC. 

 

是我的错觉么,把小崽子的截图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终于发现哪儿不对劲了。这特么围巾和兜帽的造型可不就是变3里非洲大草原上的某油罐车吗!小垃圾和大垃圾,俩拾破烂的还都觉得自己很酷OTL


 
评论(4)
热度(25)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