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Kylux】A Minor Accident(5)》

Chap.5

Ren很高兴没几分钟后Phasma就适时地来了,有效地缓解了他的尴尬境地。她给两个人都带了午餐,以免Hux出现在餐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饿了整整一上午,Hux真的很高兴看到食物。他向Phasma道了谢然后端着自己的小饭盒眼巴巴地看向Ren,后者在头盔里(他在Phasma来之前把那给戴上了)皱起了眉头,“有什么问题?”

Hux偷偷地看了眼手里的午餐,然后期待地看着他,“我可以开动了吗?”

Ren终于想起自己骗Hux是他长官的事,看起来即使Ren告诉他不必拘于礼节Hux的家庭礼仪也不允许他先于自己的长官进餐,但Ren确定他绝对不要在Phasma面前摘下头盔,“你不需要经过我的允许,Hux。”

Hux没动。

Ren不悦地看了一眼Phasma,后者敏锐地接受了面罩后的死亡暗示并知趣地退出了房间,“有什么需要请及时告知我,Lord Ren,General。”

Ren把头盔摘下来放在一边,“好了,现在你可以开动了。”

Hux高高兴兴地打开了他自己的那一份,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Ren注意到他们的伙食并非近来定局者号上难吃的标配口粮,Phasma一定是动用了权限压榨劳动力搞出了这些像样的饭菜,比起那些完全看不出原材料的食物,饭盒里的内容要让人有胃口得多。也许Ren应该让Phasma以Hux的名义重新下令让员工餐厅运营的,弑星者基地炸毁了,他们的厨师可没被炸死,再说Ren也已经忍了小半个月这些糟糕的食物了。

 

Hux吃饭的时候很安静,连握着勺子的动作都带着一点贵族的优雅意味,他规矩得让Ren难受。Ren讨厌规矩,尤其是这样的旧贵族礼仪,Ben小时候就随意多了,只要不当着众人的面胡闹,即使不小心把汤洒在Han的衣服上都不会挨打——打住,关Ben什么事?

他自顾自地看着Hux发呆,没意识到自己把餐叉在嘴里咬得咔咔响。

“Kylo,你不喜欢今天的午饭吗?”Hux无辜的眼神把Ren拉回了现实,后者干咳一声,把叉子抽出来低头戳着自己的午饭,含含糊糊地回答,“……嗯,还好……”

“可是如果你不吃饭会饿啊。”Hux蹙眉,犹豫了一会儿他用勺子把饭盒里的布丁盛起来,努力伸长手臂送到Ren嘴边,“我把布丁分给你,你把饭乖乖吃下去,成交吗?”

Ren确信自己该去冥想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如果面前这个是Hux也许他已经身处光明面了,又或者他只不过做了个长长的梦,Ben梦见自己变成了可怕的西斯……武士脑袋里一片混乱,直到Hux等了很久眼眶开始可疑地泛红并盯着他时Ren才彻底回过神来,“……Hux?”

一言不发的小男孩抿紧嘴唇倔强地看着Ren,后者怀疑他正在试图用眼神迫使自己进食,于是武士最后屈服于一个六岁的孩子就着他的勺子把布丁吃完了,甚至在Hux的监督下扫光了所有的东西。

【Hux是个无药可救的控制狂,不论他是三十四岁还是六岁。】Ren看着男孩专注坚定的表情,和年长的Hux极度相似,可是更加目的单纯。他觉得自己挺喜欢那种表情的,专注的、完全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这真的有点不对劲。Ren最后劝自己别再瞎想了,这个六岁的Hux不会维持太久,要不了多久,那个公猫头子般的General Hux就会重新出现在定局者号上,趾高气扬地竖起尾巴巡视他的领地。而Ren相信他们之间灾难般的关系只会愈演愈烈。

 

不过这个Hux可不会想到那么多,他盯着Ren吃完饭后有点不知所措。显然船上没有什么适合孩子的娱乐活动,第一秩序仅有的娱乐室在惨败后被充作训练室使用了,Ren也不想让Hux去背诵那些枯燥的军事书籍,但他总得给Hux找点事做。

于是他们现在站在Hux的房间里。Ren确定自己乏善可陈的私人领地里除了Darth Vader的遗物外再也没有什么可供Hux消耗时间的物品了,所以他偷偷把Hux抱了过来看看在他自己的地方能不能找到些东西。

Hux好奇地在他的私人舱室里转悠,Ren扫视了一圈发现成年的Hux其实也是个相当无聊的人,他的架子上只有无穷无尽按照内容或首字母排序的大部头,或者是一撂撂的文件。Hux很快也失去了兴趣,扒在书桌前试图找到些有趣的东西。看得出来在Phasma和Ren都向他保证这里不会有针对不完成父亲作业或违背礼仪的惩罚后Hux正在慢慢展露一个六岁孩子的天性,他变得更加黏人,偶尔无意识地撒娇,对周围一切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又不会长时间地集中在那上面。

Ren捂住面罩,他当然可以把一个下午都耗费在陪Hux找玩具上面,但前提是这里真的有。

 

Phasma的报告声在外面响起,一大一小同时向外看,然后他们的注意力都转到了一个快速行进中的毛团上。Ren立刻辨认出那是只猫,Phasma向他行礼,“Lord Ren,我把General的猫带来了。”

这句话似乎让Ren隐隐约约想起Hux确实有一只猫,但它神出鬼没以至于Ren只在不经意的几次瞥见过那道黄色的身影,即使他们撤离的时候Ren也没看到这只猫,他差点以为Hux把它丢了——完全的Hux作风,舍弃一切浪费资源的可能。换在平时他一定会揪住这个问题质问Hux为什么会在军舰上养猫,不过现在看来这只猫会给小Hux带来不少乐趣。

“哦,那是我的猫?”Hux兴奋地喘息着,语带惊讶,“他叫什么?”

“Millicent,General。而且事实上,是'她'。”Phasma的语气里甚至都有着一丝愉悦,Ren确定这位女军官是喜欢Hux的,不过说到底,他自己也对这个Hux挺纵容的。

猫从Ren身边窜过,停下来疑惑地看着Hux,它似乎在思考主人熟悉的味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有点陌生的人类小孩身上。片刻后这只叫Millicent的猫好像认出了那是Hux,于是它轻巧地踏了几步意图在Hux身上留下气味标记,但是Hux立刻紧张地退后了一步。

猫吓了一跳,警惕地抬头观望,Hux却犹豫地看着Ren,“那真的是/我的/猫?我被允许养猫吗?”他语气里的不确定带着一种莫名的惶恐,似乎如果Ren给出否定的答案会让Hux更加安心。

“的确是你的猫,General。”Phasma确认了,而Hux明显紧张起来,他靠近Ren小声快速地说着什么。Ren,当然,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没法听清Hux的声音。

后者涨红了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放大了点声音,“Kylo,她不会被送走吗?不会有人……带走她、杀死她吗?”

哦,这就是原因。Ren想着,他立刻联系起了Hux的父亲,无疑这个刻板严厉的男人不会让年幼的Hux有太多变得软弱的机会。Ren自己没养过猫,但他觉得家庭宠物和孩子之间的互动应该会让孩子更加地,怎么说来着?富有爱心?——总之绝不是老Hux喜欢的品质。Hux一定被警告过了不许饲养这种柔弱的小动物,也许老Hux还用某些方式恐吓了Hux。

Ren没容许自己去想为什么他会觉得不忍,他捞起那只猫交给Hux,“它是你的,没人会有异议。”

这绝对是对Hux最大的安慰,小男孩把猫搂在怀里给了Ren一个很大的笑容,“谢谢,Kylo。”

好吧,没有Phasma 在场的话Ren可能要去摸摸Hux的头发了,他把视线投给队长,“Captain Phasma,你有什么事要报告吗?”

“是的,长官。”Phasma语调严肃了起来,“我们还有约两天即可抵达新基地,但返回的报告里包括能源装置在内的关键环节防御及整体防御系统尚未完善,依照General Hux的指令,在基地具有反击能力前定局者号不得降落以避免暴露。请指示是否需要偏离设定航线?”

Ren沉思了一会儿,确保一切细节都未遗漏。在上一战后Snoke安排Ren更多地参与军中事务,他和Hux都知悉其中用意,毕竟他们的领袖向来是个多疑的人。“批准请求。”Ren最后点头,“我会亲自前往指挥室设定新航线。”

Phasma领命离开,Ren环视了一圈,蹲下来和Hux平视,“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Hux行了个军礼,“可以,长官,我保证。”

“那么我晚点来找你。”

小男孩点点头,目送Ren离开,然后带着高涨的热情开始和他的新朋友玩耍。

 

 

近段时间Ren在指挥室出现得频繁多了,加上General Hux暂时不会出面,指挥层对这个过去只会在他们面前以原力展示怒火的长官印象有所改观,即便如此,Ren还是耗费了超过预想多得多的时间在和这些军官打交道。

一完成任务,他就步伐沉重地返回Hux的房间,路过的士兵都识趣地敬而远之。Ren打开门,光线依然在离开时设定的80%,Hux却不见踪影。一瞬间的慌乱攫住了武士,他沉下呼吸环顾四周,然后看到了蜷在办公椅上的孩子。Hux黑色的外袍融入了黑色的背景,只有小小一点露出办公桌。Ren放轻脚步走近办公桌,看到小男孩的脑袋几乎埋进了散开的外袍里,凌乱的金发盖在他的头上。椅子并不特别大,Hux整个人缩成一团,猫蹲在他怀里,听到Ren的脚步声抬眼看了看。

“……Hux?”Ren低声喊了男孩的名字。

Hux在睡梦中动了动,Millicent抖了下耳朵,似乎在确认Ren没有威胁,然后她把脸重新低下去。

Ren上前,犹豫着要不要把Hux叫醒,最后他还是决定把Hux抱回自己的房间。Millicent跳下来,在Ren脚边绕来绕去地喵喵叫着,Ren把男孩小心地抱起来,Hux迷迷糊糊地睁开眼,“Kylo?”

“是我,没事的Hux。”武士放低声音,Hux把脑袋埋进Ren的肩膀蹭了蹭,低声嘟哝了些什么,Ren想Hux的这些小动作看起来就像只猫,他突然好奇大的Hux会不会还保留着这些习惯。最近他的想法总有些不对头。

Millicent拔高声音试图唤起男人的注意力,Ren俯视那只姜黄色的毛团,思考了一会才勉强说,“你可以跟过来。”旋即他就为自己竟然和猫说话的举动而皱眉,好像它真的听得懂似的。

Millicent卷起尾巴,把脖子贴在Ren的脚踝那儿喉咙里咕噜着,似乎在表示它的满意。

Kylo克制自己别再和猫说话,顺手带上了Hux上午找到的数据板,也许那里面有些Hux能看的。

 

Ren走出Hux的房间,把孩子藏在披风下,Millicent快步跟在他脚边,周围好奇的目光不住地投在这位黑暗武士和他身后的动物身上,当然一定也有人看得出他胸前的异样。不过Ren甚至不必费心抹去他们的记忆,没人想以身涉险,所有人都在他们的长官经过时知趣地低下头装作忙着手头上的事。

他把Hux安置在床上,Millicent毫不犹豫地跳了上去团入男孩的怀里,Ren表情危险地看着那毫不畏惧的小动物,企图用瞪视吓退对方,也许是头盔的原因猫不为所动,反而扬起下巴冲Ren咪咪叫唤。

一个大胆的挑战。Ren在内心咕哝,却无可奈何,猫聪明地蜷在男孩怀里让武士没法把它抱走,而Ren显然不能用原力控制它——好像他真的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一样。

Ren走近,对着猫伸出手,后者向前探了探,而Ren不知为什么把这当成了一个邀请,他伸出两根手指接近对方,猫嗅了嗅,在他指尖轻舔了一口。受到鼓励,武士小心翼翼地挠了挠她(她?不应该是它吗?)颈部蓬松的毛皮,于是猫从喉咙里滚出两声低沉舒适的呼噜,随后眯起眼睛在男人的手背上蹭了下。

“Millicent?”Ren试探性地喊出这个名字,猫给出了回应,于是Ren不知为何就只好允许她呆在自己的主人身边了。他把毯子盖到Hux身上,给Millicent留出了一点空间好让她自在地呼吸。Millicent对这个安排看起来相当满意,她给了Ren一个善意的眨眼,接着安安静静地伏在Hux怀里睡觉了。


TBC.


Kylo要OOC了要OOC了真的……

反正……其实没写完……

最近忙考试于是慢下来了,应该写得完(要是还有人忍得了这么拖沓的文看的话

 
评论(1)
热度(25)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