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大白兔林涛饲养手记》

性格崩坏,这不是正常的蠢涛涛,更不是原著萌萌哒又能干的林科长;

买不到好吃的糖好气哦;

真的不知道要打什么tag;

关系户涛涛的死蠢生活。



+++++++

林妈妈回娘家省亲了,临走前用力瞪了一眼满脸苦相的林局长:儿子出了点什么事儿我拿你是问。

林局长点头哈腰伏低做小,一个劲儿地保证:放心老婆,我就是出警我也带着儿子,二十四小时不离手。

林妈妈满意地点点头,立刻又竖起柳眉:你说什么?!

林局长心里一阵惊慌,赶忙改口:我不出警,不出警,我带涛涛出去玩儿。

被甩的那个锅站在门旁,大眼眨眨:妈妈,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会听话的。说着吸了吸鼻子,小手已经开始揉眼睛了。

林妈妈心一软,低头圈住儿子:说什么傻话,妈妈回去看看姥姥,几天就回来。

说完抱着儿子亲了又亲,这才依依不舍地起身,临走不忘给林局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儿子我含辛茹苦带了七年,你这七天要是看不住看我怎么收拾你。

众人面前威风凛凛的林局长快把脸笑僵了,是是,太后您放心地省亲去吧,替我给太上皇和太皇太后问个好,小皇帝我这儿一定顾着。

 

林涛涛在家被好吃好喝地伺候了两天,林局长坐不住了,大暑将至,每个人心里都烧着一团火,隔三差五就有张家打人李家口角的琐事发生,局里忙得团团转,偏偏这时候赵家村出了抢劫案,考虑到凶手很可能是流窜作案,林局长还是决定带着几名得力干将奔赴赵家村考察。可是,小皇帝怎么办呢?

林局长愁眉不展,已经和老韩商量好第二天出发了,儿子怎么办?送回爸妈家,两个老人最近身体微恙,林局长也是孝子,不忍心把小皇帝送过去折腾二老。找人,不放心,这么晚上哪儿找人带呀?要不……带着?赵家村村长和林局长关系不错,每次去那儿都能在村长家借宿,老赵老两口有个十多岁的孙子在城里读书,平时没少念叨,要不就把儿子带去给老人乐呵乐呵吧。

林涛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高高兴兴地抱着饼干罐子往嘴里塞饼干,爸爸没看见,再多吃一块。

林局长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回头笑眯眯地看儿子:涛涛。

林涛涛一口吞下手里的饼干然后抱紧罐子,因为太激动还被呛到了。林局长手忙脚乱地拍背喂水,然后把咳得满脸通红的儿子拉到眼前:乖儿子,饼干好吃吗?

好吃。林涛点点头,警惕地看着爸爸。

好吃爸爸再给你买。林局长循循善诱:还有巧克力。

林涛竖起耳朵。

肯德基。林局长老谋深算,多年和人打交道的经验全搬出来对付儿子,允许你当晚饭,今晚不吃胡萝卜。

林涛咽口水。

林局长知道成了:明天爸爸带涛涛出去玩儿,表现好就都给你买。

同龄的机灵孩子都知道讨价还价,但面对大人的诱骗,除了秦明这种从小就不吃这一套的,还有李大宝那种十分机警的。然而林涛在吃上的心眼儿比谁都多,他掂量了一会儿,竖起一根手指:再加一袋大白兔。

以为自己的儿子要狮子大开口的林局长又好气又好笑,他也算混迹官场多年,泥里摸爬滚打,虽然从不为了蝇头小利在人背后使诈,可该为自己打算的时候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然而唯一的宝贝儿子林涛,完全不像他,也不像他那个精明的妈。说白了,就是狼群里长大的大白兔。

不过这时候他无比庆幸,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水果糖喂给儿子:成交。

林涛笑得见牙不见眼,早就忘了决定偷偷告诉妈妈爸爸要违背承诺工作的事儿了。

 

第二天一行人奔向赵家村,中间赶上林涛晕车,林局长好说歹说把小皇帝抱上车,到赵家村已经是临傍晚了。在老赵家吃了顿简单的家常饭,林涛吐得完全没了胃口,一早就被带去睡觉了。

后半夜林局长把儿子领回来,在客卧躺下,老韩他们也纷纷收拾着睡了。没人知道睡足了的林涛半夜饿醒过来,他想了一会儿,口袋里还有一把大白兔。林涛两边看看,大人都睡着了,他偷偷摸摸地扒出一个糖,剥掉糖纸,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林涛觉得这糖真甜,甜到心里去了。他伸手去够扔在一边的糖纸,却摸到了一个毛乎乎的东西。那东西吱得尖叫起来,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从林涛肚子上踩了过去,滑溜溜的尾巴和尖尖的爪子扫过林涛露出的小肚皮。

“——啊!爸爸!!”娇生惯养的林涛涛从来没体会过被大老鼠踩过,此刻吓得不顾一切地惨叫起来,一屋子的警察都从睡梦里弹起来,下意识地去摸放在一边的配枪。林局长一把抱住儿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没被老鼠咬,他松了口气。林涛却提了一口气,然后更大声地哭起来,林局长估摸着附近的村民都被吵醒了,他略表歉意地让小刘出去安抚一下大家,然后开始安慰儿子。

可无论林局长怎么哄,林涛都死死捏着拳头哭得特别伤心,一来二去林局长没辙了,他回头看着老韩,语重心长:老韩,你也快当爸爸了,是时候该历练一下了。

老韩心说:林局你家这个祖宗哪是一般人降得住的啊?

林局长眼神严肃:吵醒了老乡,多不好。

老韩那个委屈啊,最后他使了个坏,悄声对哭得正伤心的林涛耳语:涛涛,别哭了,再哭,要把这个村子里吃人的鬼招来的。

林涛在几十秒内从惊讶转为恐惧,然后拼命憋回眼泪。林局长接过小脸通红的儿子顺气摸背,臭小子紧紧地搂着他爸,发着抖把眼泪鼻涕全都糊上了林局长的衬衫。

 

调查只进行了两天,排查完本村,警察们分析劫犯可能流窜到了邻村,林局长带着儿子不方便行动,只好留下老韩他们,另外拨了一支小分队蹲守,自己先把林涛拎回去交差。

林涛委实受了惊吓,又一路颠了回去,萎靡不振地趴在小床上不肯搭理林局长。

涛涛?林局长讨好着儿子,手里的大白兔罪恶地在林涛眼前晃动。

克制,林涛,有点出息,回来告诉妈妈。林涛生气地转过脸,一把抱过自己的玩具继续无声的抗议。

林局长急了:肯德基吃不吃?爸爸这就去买。

林涛动了动。

林局长趁势进攻:下个月每周末爸爸都带你去吃。

林涛没转过身,只伸出来一只手:每天都要吃布丁。

林局长如获大赦:没问题!爸爸现在就去买。

 

一个月后林涛捂着腮帮子被林妈妈带去了医院,这起公安高层行贿事件至此水落石出。

拔完牙的林涛嘤嘤嘤喝了一个礼拜的清淡白粥,被揭发的林局长……一个礼拜都在加班。

 

对了,老韩在产检之前特别焦虑,总是围着医生问孩子性别。不胜其扰的大夫都特别不待见这个男人。几个月后,韩家千金出世,谁料在大家都为这个可怜的女孩担心的时候老韩一把抱过孩子亲了又亲,对妻子千恩万谢:哎哟我的老天爷啊,辛苦你了老婆,咱们生了个乖女儿啊。


 
 
评论(3)
热度(42)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