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大白兔林涛饲养手记》

如果有人看的话,这是秦林……吧(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情线

没想到中文圈Tag也这么乱,比AO3还踩雷

涉及到的法医学知识属于秦叔,我并不懂qwq

2

林涛怕鬼,所以林涛想当警察,因为警察一身正气压邪。

林局长听完这个理由笑笑,一巴掌拍在林涛屁股上:把你能的小兔崽子,连老鼠都怕。

林涛回头,冲林局长做了个鬼脸:老兔子!然后头也不回地溜了出去。

剩下老兔子又惊又气,看着事不关己温柔贤惠在织毛衣的兔妈妈。

 

可是林涛从此真的开始用心读书了,林局长这才发现,林涛努力起来,一点儿不输其他孩子。高中毕业,林涛如愿考上了警校。

大二暑假,赋闲在家无所事事的林大少爷被他老子揪着后颈皮扔到了龙番市公安局实习,“老谭啊,这小子就交给你了,给我历练历练。”

谭局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这个白白嫩嫩的一脸无知的少年,嘿嘿一笑,“保证完成任务。”

 

对一个还没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警局日常也真没什么好说的,没机会出现场也不大愿意整理档案,林涛被丢给了唯一能带他“实战”的陈科长,法医科陈科长。

陈科长自己还带着个实习生,不过比起活蹦乱跳精力旺盛的林公子,这个实习生够省心的,陈科长忙着做解剖,上午送来的三具遇难者遗体在解剖室一字儿排开,他挥挥手:小许,你给秦明领去看着。

像个刚出炉的滚烫肉包子一样被颠来倒去转手的林涛终于被转到了无权拒绝的人手上,不知道哪个人这么倒霉?林涛哼着歌被带到了隔壁叫做“秦明”的实习生所在的房间。

陈科长和另外两名省厅来的老法医在处理早上的案子,已经业务熟练的秦明正忙于手上这具尸体,一听有新来的还不是法医学学生要观摩,眉头都挑上了天,“叫他进来,跟着记录。”

赵大宝犹豫,“秦哥,他还没毕业啊?”

秦明面无表情,“连这都不会他的警校也算白读了。你跟他一起记录。”

赵大宝不敢再多嘴,出门跟林涛交待了一阵,最后塞给他记录本和笔,“反正你就跟着记,少说话,秦明可讨厌别人打扰他了。”

林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个秦明,听起来好装逼啊。

 

里面的秦明正在腹诽陈科长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自己,靠关系进来一无是处的林公子,秦明这么一想更生气了,也不搭理和他打招呼的林涛。

出人意料的是,林涛素质不错,这具事故中的遇难者遗体已经冻过好几天了,一阵子后再拉出来,无论是味道还是外表都让人不舒服。林涛却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感,反而凑近了一点,一面观察一面在本子上刷刷刷地记录。

秦明转回手下的工作,开始给赵大宝分析伤情,林涛在一边听得认真,还偶尔点点头。

“可是,死者的颅骨上有不止一道骨折线,有截断不应该是被击打形成的吗?”等到秦明开始推测事故全貌时林涛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秦明挑了挑眉,他确实想到了这一点,但从冷冻过后的尸体和现场取得的物证来看,只怕这个案子不会这么简单,林涛虽然想得比较直接,但也有道理。尽管被打扰了思路,不过秦明还是给他解释了一下,“多次施力击打形成的骨折线确实有截断现象,但凹陷性骨折会同时形成以受力点为中心的放射状骨折线和围绕该受力点的同心圆骨折线,两者相遇则彼此截断。此外死者头颅损伤有对冲伤,枕部与额部血肿无连接,并非骨折所致。”

林涛挠挠头,皱着眉在那想了半天,把一旁的赵大宝逗乐了,“秦哥的意思是高空坠落后同样能形成截断现象,而且现有的证据是支持死者坠落后摔跌致死。”

“哦哦。”大宝通俗的讲解让林涛恍然大悟。

 

终于结束了解剖,赵大宝赶着把记录交给秦明,一溜烟儿跑去单位食堂了,秦明本来以为林涛也等得不耐烦了,没想到对方毫不在意地从他肩上往下看秦明手里的记录,“大宝记得比我好多了。”

秦明挑挑眉,林涛继续说,“秦哥,那个对冲伤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有意思。秦明还以为这家伙已经饿得受不住了,他随口问,“到饭点了,你不饿吗?”

身后的人愣了几秒,然后掏了掏口袋摸出一颗糖递给秦明,“秦哥你饿了?要吃糖吗?”

一颗货真价实的大白兔躺在林涛手心。

秦明有点发懵,还真没见过到了这个年纪还喜欢吃奶糖的男孩子,他回头看那个被自己定义为“虽然不中用不过孺子可教”的林公子,后者特别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你不吃吗?不吃我自己吃了。”说完动作利索地剥开糖纸把白色的奶糖扔进嘴里。

幼稚。

未来的秦科长如是评价。

 

除了跟着法医科做记录和偶尔协助拍摄,剩下的时间里林涛都被陈科长丢在办公室研究案卷,陪着他的是一罐进口水果糖和空调的嗡嗡声。

 

今天拉过来的尸体已经呈现出巨人观了,秦明跟着陈科长小心翼翼搬动死者,浓重的味道传来,秦明面不改色,他是早就习惯了的,但林涛还没适应——说到林涛,秦明突然发现周围并没有对方大呼小叫的声音。

“师父,林涛没来?”

“看案子呢。”隔着口罩秦明也听得出自己师父似乎在笑,忍不住有些诧异。看文件?林涛根本坐不住半个小时,何况今天这具尸体林涛从没见识过,竟然没吵着要来。不知道师父用什么办法挡住了林公子的软磨硬泡。

陈科长似乎读出了徒弟的心思,微微一笑:学着点小秦,必要的时候,用糖堵住林涛的嘴就行。

师父您是开玩笑吗。秦明无语地想。

 

 

下午谭局进来招呼秦明带上赵大宝和林涛,“来来小秦,前天陈科长出的现场你再去复勘一次,林涛跟着小朱走现场。”陈科长被省厅叫去开会了,所以警车上多了一个座位,正好便宜了一直想跟着去现场的林涛。

秦明拎上工具箱,小朱和大宝也带上设备,林涛蹦跶蹦跶在小朱身边晃悠,“小朱小朱,今天要去哪儿呀?”

“不许叫我小朱,听起来奇怪死了。”小朱年龄不大,从警也就两三年。

“小朱姐姐,我们上哪儿看现场啊?”林涛开始施展他磨人的本事了。

大宝就被磨过,最后受不了这个祖宗的恳求给他放出了办公室,后来还被陈科长数落了一顿,“大宝,我们是人民警察,不畏强权、安良除暴是我们的使命。”——合着您还管林涛这样儿的大白兔叫强权?他要是暴那也迟早得给良民除了,更别说这林公子除了满局子哄着大姑娘小媳妇儿开心骗几颗糖吃,还真干不出点儿出息的事儿。大宝内心翻着白眼吐槽。

“去青乡,林涛,你跟后面警犬队的车吧,和警犬交流心得去。”可林涛早就高兴坏了,也不在意小朱对他的嘲笑,特别殷勤地帮着提箱子。

 

林公子本意是要露一手的,回家给林妈妈好好炫耀一番,顺便让他老子看看自己这两年不是白读的书。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林涛人生中第一次出现场,吐了。吐得十分惨烈,山区的路本就颠簸,警车开在坑坑洼洼的路上,快到目的地时林涛已经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一下车就钻进灌木丛扶着树吐了起来。

同一时刻后面车上跳下来的警犬健步窜进草丛蹲伏在林涛身边,一人一狗,吐得十分默契。

秦科长回想起来,凉凉吐出三个字:没出息。


 
 
评论(13)
热度(80)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