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大白兔林涛饲养手记》

一转眼都圣诞了,考完试已经没有脑细胞了qwq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圣诞快乐,要祝秦科长明年圣诞如愿吃到小甜饼2333

 

3

林涛今年就要毕业了,林局长敲敲儿子的脑袋,想好了,真的要当警察?

林涛趴在书桌上,原本堆满了模型和军事杂志的桌面现在只剩下一堆专业书籍和招警考试的参考资料。

林妈妈顺顺儿子的毛,涛涛早就考虑过了,又不靠你关系,急什么?

林局长陪笑,是是,夫人说的对,咱儿子这点志气还是有的。涛涛啊,考上了爸爸给你买礼物,你想要什么?

林涛头也不回:要上次陈叔叔从国外带回来的水果糖,每个味道都要。

林局长给气笑了,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个暑假林涛打算窝在家备考,不过林局长还是决定让他边备考边见习,“兔崽子,爸爸能耽误你考试吗?拿出点儿当年高考的气势啊,我这边已经打好招呼了,你要是想干这行,早点儿熟悉熟悉没坏处。”

林涛咬着笔,想了半天在QQ上给秦明发消息,“秦哥,你今年暑假要去工作了吗?”

过了好久那个头像才闪了闪,“嗯。”

林涛赶紧问,“还是龙番?”

“省厅。”秦明惜字如金,网路上也这样。

哦,没劲。林涛撅嘴,林局长大概还会把他扔给谭局,可是秦明今年不去了,大宝也说自己被安排到青乡了,小朱已经开始挑大梁了,现在没人陪他说话了。

他就这么愣了一会儿神的功夫,秦明的头像已经暗下去了,林涛更不开心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秦明自己要参加招警考试呢。不过转念一想,与其现在说,不如等自己考上了再说,放大话又做不到,秦明知道了一定会往死里嘲笑自己的。

哎。一把扔掉笔,林公子对着窗外公园跟在主人身边散步的大金毛做了个鬼脸。好无聊啊。

手在桌上摸一摸,却发现模型和杂志都被自己收起来了,夹在一堆教材里的人体解剖学特别晃眼。林涛拎过来随手翻了几页,被浸制的器官标本弄得没了胃口,其实他不是没见过血糊糊的尸体,可是想到以后天天要面对这些,还是有点倒胃口。

真不知道秦明这人是怎么忍得下来的,大宝跟林涛都觉得秦明有洁癖,可是一个洁癖又对自己的工作特别上心,甭管多面目全非的尸体,秦明戴上口罩和手套,防护服一穿,立刻进入忘我状态。处理尸体的手法精细谨慎,在陈科长来看这个学生的专业素养很高,在林涛看来就有种变态的感觉,秦明这人,对死人比对活人态度好多了,怕不是有点什么不好的怪癖吧?

咿,赶紧打住自己漫无边际的乱想,林涛把书扔回桌上,发了会儿呆,又凑回桌前重新在正翻看的教材上写写画画。

 

林妈妈端着鲜榨橙汁上楼开门的时候,林涛还乖巧地伏在桌前,冷气打得很足,房间里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林涛打小不老实,坐在桌前半小时都坐不住,他倒不是不喜欢学习,只是讨厌被管着做这做那,所以看到林涛这样,林妈妈没收住笑容,她是很相信儿子的,真正上心的事林涛投入的精力比谁都多,看来林涛这次是认真的。

 

+

没过几天,林涛就又被林局长拎上了车,一大早的他还没醒过神儿,揉着眼睛被林局长塞进车,“爸,这会儿去谭局还没上班呢?”

一瞧这犯困的样子就知道昨晚偷偷在房间玩到很晚了,林局长等车门关上才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困得七倒八歪的小兔崽子,“大晚上不睡,不是告诉你今天要去实习了吗?”

“我知道呀,您犯得着起这么一大早吗?不行我自己坐车过去呗。”林涛含含糊糊地抱怨,抓过后座的抱枕把脸埋了进去。

“打起点儿精神,这次去省厅,你爸可不能像上次让你谭叔叔那样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小兔子眼睛都睁不开,一过去就现了形,省厅的人精虽然不愿得罪林局长,可一看这样就估计马上就给林公子安上了金玉在外败絮其在的印象,难办。

“省厅?”本来几乎要睡过去的人愣是惊醒了,“爸,你说省厅?”

“嗯,省厅。涛涛啊,早说你耳机少听听,才多大点年纪,耳朵不好了?”林局长损起儿子毫不含糊,“这次不比以前,可不是放放水就过去的。叫你跑基层就跑基层,整材料就整材料,不许给我耍性子,听见没?”

林涛还沉浸在自己那点小心思呢,随口答应,“知道知道,我不是挺听话的嘛。”

 

结果林涛的小算盘彻底打错了,实习第一个礼拜,重案现场一次没出,带他的警官忙着手上的案子抽不开身,把林涛先交给了治安管理那块的一个民警,跑了五天基层。持刀抢劫的,打架斗殴的什么混乱场面都有,就是没有林涛想象中威风凛凛地在围观群众自动让出的一条路上登场的画面——去处理那群手持刀械的盲流时他还差点被这群混蛋挤成兔子饼,也是挺惊心动魄的。至于秦明,林涛是一眼没见着,剩下那点喘息的机会就够他窝在椅子里打盹的。

带他的警官姓周,来了也有四五年了,比小朱年纪大点,不过人很好,对林涛没什么意见,就觉得这孩子作为年轻人实在体力太差,“昨晚又熬夜了?”

“嗯……”林涛有气无力地应了声,被抽了骨头似的瘫在周警官的折叠躺椅里,他最近收敛了不少,游戏不打了,电视不看了。白天到处跑,处理的尽是最无聊的琐事,每晚回去还得看书,连找秦明的时间都没有,折腾了好几天,已经觉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

“师父,我什么时候能出现场啊……”林涛困难地翻了个身,按了按自己的腰,要命,他当年跟陈科长去村里也没这么累过,难道自己已经老了?

怀疑人生的林涛被周警官一句话抽回现实,“怎么,你以为当警察都是去查惊天命案的?”周警官笑眯眯地看着被打击到的青少年,“我猜你想当刑警也是为了这个?林涛,电视剧都是为了吸引观众,真枪实弹地办案可不是这么来的。”

“哦……”特别失落地瘪瘪嘴,林涛闭上眼睛,“师父师父,今天可以不吃食堂吗?”

周警官埋头工作,嘴角一勾,“这也是警察生活的一部分,得适应。”

林公子欲哭无泪。

 

+

不过整个省厅也就这么大地儿,林涛留着点心还是给他撞上了秦明,一遇到熟人青少年无处发泄的满腹牢骚立刻蠢蠢欲动。

“秦哥——”在省厅呆了点时间林涛多少学乖了,花了几秒看清秦明穿着自己的衣服,既不像是赶去解剖室也不像被召唤,他就兴高采烈地冲了过去,热情程度堪比迎接主人投喂的宠物狗。

秦明走路目不斜视,实际上压根不看路,两边的人跟见着瘟神一样自动绕开这座小型冰山。他还在回想今天的案子,被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不禁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好久不见一只呆傻萌二缺的兔子连蹦带跳地扑了过来。

秦明本能地站定,后退一步。

林涛已经抓着他袖子竹筒倒豆子一样地说了起来,一上午高强度的工作下来秦明还没缓过神,反应迟钝的神经一时间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就看林涛嘴巴张张合合不知在说什么。想了想,他把手伸进口袋,为了保持清醒习惯带着的薄荷糖运气很好还剩一颗,秦明剥开糖纸扔进林涛嘴里——或者说秦明拿出糖的时候林涛本能地张嘴等待投喂。

“唔唔唔???”秦明不爱吃糖,这款薄荷糖除了凉就是凉,林涛一下被噎得讲不出话,对着秦明干瞪眼。

这几秒的时间秦明把自己的思绪从案子里抽了出来,对着那张脸看了许久,林涛鼓着腮帮子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的样子多少取悦了秦明。

轻咳一声,秦明已经反应过来这小子应该是被他爸给塞进来实习的,这么说来,林涛要当警察是没跑了,“没跟着你师父?”

林涛天人交战了一会,终于张嘴猛吸一口凉气,然后他被辣得话都说不出了。秦明把这么一大只挡路的拽到一边,非常耐心地等着林公子又是擦眼泪又是咽口水地折腾了好一会儿,然后格外委屈地开口,“我师父——嘶,下午开会。让我留着,办公室看案子。”

哦,没想到隔了一年,他们打发林公子用的还是这个办法啊。秦明惜字如金,内心活动却很丰富。

好容易忍下了一嘴凉意,林涛终于能正常说话了,“秦哥,你下午忙吗?不忙带我会儿呗。”没等秦明回答,他就开始装可怜,“要不我又得蹲一下午大牢了。”

你猜秦明吃不吃他这一套?

 

 
 
评论(3)
热度(57)
  1. 拉文克劳渡鸦.Magnum Imperator 转载了此文字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