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大白兔林涛饲养手记》

有人看我很开心,但我不是很敢回复(怂。谢谢有妹子喜欢,圣诞快乐+提前的新年快乐!(比哈特

重案六组里的场景和案子借过来了(第二集莲花小区命案,我觉得黄涛白羚表现得挺真实的,不知道拿来用有没有问题qwq

看看别人逮人那气势,再看看林队,笑cry,涛涛怎么能这么可爱呀

 

4

自打套上了近乎林涛又多了一个去处,没事儿就往法医科跑,弄得陈科长分外心烦,一见这个小崽子就恨不能当着他的面塞给他一罐糖叫他有多远滚多远。

反倒是秦明已经练就了把这只兔子当空气的本领,林涛说什么他都能用一句话打发。林公子也从不会自讨没趣,秦明嗯一声他就当对方听着了,自顾自地往下讲。搞得陈科长很怀疑这小孩是不是特别缺爱,怎么一见人就缠得没完没了了呢?连局里的小姑娘都没他往法医科跑得勤快。

要说局里没有看上秦明的小姑娘那是不可能的事儿,省厅每年上下都能分到四五个新来的,除了法医科还是男性居多,其他部门的男女比例日渐平衡。小姑娘么,总还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孩子,盯着秦明看的女生绝对不少,可要说厚着脸扒在秦明身边问东问西的,还真没有。今年来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本来就性格内向,和秦明的关系仅限于打招呼,另一个人古灵精怪,但撞了两回南墙也就不再打着和法医科这座冰山套近乎的主意了。全局上下大概真的只有林涛一个不怕死地仗着和秦明混过脸熟,有事没事搭两句话扯个淡,挨上秦明心情好的时候林涛就跟条大狗一样围着对方打转,跟条尾巴一样秦哥长秦哥短地央求秦明给他讲案子。

于是说起林公子,老警察都摇摇头,这小孩神经大条,记吃不记打。

 

虽然能逮着机会在秦明那儿消遣,大多数时候林涛还是得跟着周警官到处跑。

第一次出任务,他差点儿把嫌疑人跟醒了,要不是同组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出手干涉,林涛险些被发现。回头就被组长提溜回去批评了一顿,老组长脾气也大,看这林公子原以为又是个吊儿郎当的主,没想到林涛听训起来比谁都乖,一上来就特别诚恳地承认错误自我检讨,任老组长怎么骂都不还嘴,垂着头连连称是,弄得组长火也没处撒,最后苦笑着让周警官把人拎出门,“行吧行吧,小周你多顾着点儿,下次可不能再这么乱来了。”

慢慢的,前辈们倒也发现这个“官二代”一点儿不像以前的空降部队,脾气又好,跟谁都能聊两句,怎么说他都没事儿,回头还殷勤地帮着跑腿,能力也不差,工作没几天也就上手了。林涛倒是想装大尾巴狼,可惜顶多也就是组里的吉祥物。

就这么过了快一个月,实习生的日子顺风顺水,除了中间林涛参与了一起要案的抓捕,误打误撞把罪犯给挡下来了。这本来是件可以拿去邀功的事儿,周警官却没急着表扬林涛,罪犯当时身上有没有刀谁也不知道,万一狗急跳墙把林涛给捅伤了就麻烦了,万幸那天这人走得急也没顺手抄把刀,林涛躲过一劫。

林涛拿这件事转述给秦明听时还颇有点怨念,“师父这说的叫什么话,要是有武器就不堵了那还看着他跑了不成?”

秦明什么也没回,就看了林涛一眼,吓得兔子立刻不知所措地闭了嘴。

半晌,秦明把目光转回手里的报告,冷冷道,“我的台子可不欢迎你上来。”

 

+

七月下旬的一天,林涛还像往常那样打着哈欠跳下林局长的车,整整衣领,打起精神走进大门。还没进办公室,周警官已经从门里快步走出来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林涛,跟上,有命案。”

几个字让林涛瞬间清醒了,小步跟着其他人跑出警局,林涛恰好看到秦明也拎着勘察箱上了车。第一次出命案现场的兴奋让林涛肾上腺素水平蹭蹭往上升,反而是一路上周警官并没有多说,只是叮嘱他到现场千万要穿好装备,保护物证,“等技术勘察完你再进去,别碍着法医科和痕检科的工作,只要拍照,不要乱动现场,能行吧?”

林涛万分乖巧地点点头,心里面还有点忐忑不安。

 

到了案发地点,一看架势林涛就知道这案子不小。看热闹的群众把单元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先到的警车已经停在外围,早早拉起的警戒线依然挡不住人群的“热情”。

跟着周警官上楼的时候林涛还在给自己做心理准备,可是真快到现场了,他还是慌了神。狭窄的楼道里抬着尸袋举着设备上上下下的办案人员让他止不住地心虚,早先的兴奋劲儿过去了,只剩下紧张。

跟在师傅身后往门里看了一眼,林涛就差点叫出声来,墙面上泼溅般的大片血迹触目惊心,地上滴落的血痕从客厅中央一路延伸到室内。浓重的血腥味在夏日闷热的楼道里仿佛能蒸出一片血雾,还没戴上口罩的林涛被铁锈味刺激得双腿发软。周警官也猜到让新人第一次出案子就见这么血腥的场面怕是有点儿过了,同组的女实习生已经受不了哭了出来,被请到外面稍作休息。周警官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拍拍林涛的手,“去吧。”

定了定神,林涛端着相机走进去,他还算镇定,一旦开始工作神就慢慢定了下来,拍完全局就仔仔细细开始对局部进行记录。

秦明人在里间卧室,死亡人数太多,现场的几名法医都在忙着手头的工作。他起身的时候看到林涛外面拍照,犹豫了一下,还是趁着出去送物证的机会问了问初次出现场的大白兔,“没事儿吧?”

林涛可能还没完全回过魂,被人一叫吓了一跳,转头看清对方才勉强笑了笑,“嗯,还好。秦哥你去忙吧。”

秦明点点头,从他身后绕了出去。走到一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涛弯着腰正在拍沙发上的一滩血迹,他端着相机的手很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秦明皱起眉头,最终没说什么。

 

因为现场需要记录备案的地方比较多,摆放号码牌、提取血样、搜查物证,每一项工作都要尽快进行,一群人忙活到了傍晚才基本完成。周警官看完浴室,起身时才想起来手下还有个实习生,后者正在客厅里,手里捧着个小本子刷刷地记录,不过脸色不太好,想来也是站了七八个小时没歇过。

“林涛,你先去吃饭吧。”中午的时候林公子就没碰过吃的,灌了两瓶水,一直跟着其他人。

“我没事儿,师父。”林涛笑了笑。

“吃不下?”周警官是过来人,知道今天这一出这群新来的可能得用几天才缓得过来。

“嗯。”林涛低下头,继续在本子上写字。

周警官脱下手套,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回去休息吧,你今天表现得很好。不用这么拼,明天早上继续勘察。”

林涛愣了愣,收起本子应了声才慢慢挪出去,走到一半回头问周警官,“师父,这案子能破吗?”

死了八个人,问了一圈邻居得到的答复却都是深更半夜睡得熟没听到动静,乍一看案子似乎要陷入僵局,不过周警官是过来人,这样的案子见的也不算少,“破得了。”他很肯定地点头,“没有完美的犯罪,只有发现不了的线索。”

林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专案组开会的时候林涛就窝在办公室,林局长本来在跟另一组案子,但这起凶杀案闹得太大,惊动了市局,几个队长和局长都在里面给侦查员开会。林涛也没闹着回家,一个人趴在办公桌上,蔫蔫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会议室里已经完成了汇报,剩下的事都要交给侦查员,秦明也没有多留,径直往法医科走,路上瞥见林涛在台灯下好像睡着了。

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冷漠良心尚存的秦明放轻脚步走进去,想看看林涛是不是睡着了。他还没走近,林涛就回过头来,“秦哥?”

秦明点点头,他就觉得在现场林涛的情绪有点不大对,按说这也不是稀罕事,秦明自己刚刚出现场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老练,看见尸体,总不是一件能让人习惯到像喝水一样稀松平常的事。但是林涛好像又表现得过于淡定了,以他的性格,这么安静才不对劲。

“林局长还在开会,我送你回去。”

“嗯……不了吧,我等爸爸。”林涛有点心不在焉的。

秦明半倚在办公桌旁,“林局长今天可能会很晚,不一定会回家,让我带你先回去。”

林涛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是很乖地点点头。

 

秦明看着林涛好像心事很重,一路上也不像往常那样多嘴,坐在副座上就往椅背一靠,眼睛很快就闭上了。“累了?”

“秦哥,你们出现场,总是能看见这样的?”林涛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

秦明注意着路况,想了会儿才说,“今天这起凶杀案特别严重,一般情况下,有目的的仇杀和激情杀人很少会波及这么多人。目前倾向于激情杀人,基本排除了情杀和谋财的可能性,只是还没有找到作案动机,现场重建还在做。”林涛没什么反应,秦明继续说,“楼上楼下的口供不一致,具体还要等整理完笔录再分析,复勘现场是肯定要的,明天还会有人重新去询问邻居,周警官应该也会带你去。”他很少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其实秦明只是有些担心,他觉得或许让林涛去问询会更好,毕竟那个血迹斑驳的凶杀现场对新手来说,去一次仿佛就是重新进入一轮噩梦。

林涛重新陷入了沉默,难得一次,大白兔一声不吭,反倒是秦明话多了起来,“周警官说你一天没吃饭,这么晚了,你妈在家?”

“不在吧,她早上说今天有台手术,不回来了。”林涛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听着就可怜兮兮的。

秦明那时候可能是累得没法思考,也可能未来的秦科长这会儿还没这么心黑,总之他最后居然同情心泛滥一时兴起决定把林家的宠物兔子捡回去收养一个晚上。

顺路在便利店买了微波炉速食,想了想还是捎了一罐牛奶和一包糖,上车的时候把东西丢给没精打采的青少年,“给林局长说一声,今晚去我家吧。”

“欸?”林涛可能没料到自己今晚还有幸被善心大发的秦明领回去,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摸出手机给林局长发了条短信。

 

到了秦明家,林涛就规规矩矩坐在客厅椅子上,等秦明把便当给自己端上来,也许是刚刚吸收的糖分让他恢复了点元气,林涛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秦明聊天。看得出来他心里还是白天那个案子,其实秦明也放不下,但尸检结果并不复杂,省厅六个法医忙了一下午把八具尸体都解剖完了,基本确定了作案手法,疑点不大,剩下的得看痕检科的工作了。

“别想太多了,你师父应该告诉过你吧,明天的工作留给明天。”秦明敲敲桌子,打断了林涛发呆,“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林涛本来坚持睡沙发凑和一晚的,不过秦明估计林公子长手长脚,大概一晚上能把他睡残了,硬是把人赶上了床。

屋里冷气很足,林涛有点怕冷地缩在被子里。秦明背对着他坐在书桌前写报告,热牛奶和糖分的作用下,林涛的脑子已经晕乎乎的了,昏黄的灯光打在秦明的轮廓上,一圈一圈晕开来,很快他就睡着了。

 

出乎意料,林涛这一晚睡得很好,隔天被秦明从被子里拎起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家,在秦明试图掀开被子时一把抓住然后用被子蒙住头。秦明听这家伙含含糊糊地哼哼,昨晚残存的同情心立刻消失殆尽,冷清的声线隔着温暖的被子直击林涛心底,“林涛,你还要实习吗?”

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林公子又因为低血糖捂住了额头,“秦哥?”

很好,还认得了人。“限你十五分钟出现在客厅,否则就自己去警局。”

哀嚎了两声,林涛忍住重新倒回床上的欲望,挣扎着去洗漱了。

秦明在饭桌上看了一眼林涛,对方好像又恢复到了那个没心没肺活蹦乱跳的林公子,秦明不得不感叹,心大或许也是某种恩赐吧。

 

几天后,案子还是在回访中机缘巧合地被破了,罪犯恰恰就是一墙之隔的住户,机缘巧合之下他不知情的妻子让警方发现了线索,比对后发现此人在犯案时穿过的鞋子鞋面擦拭物和现场痕迹能够对上,面对证据,罪犯很快就崩溃认罪了。

周警官敲敲林涛的脑袋,“我说过什么?没有完美的犯罪。”

“知道知道,只有发现不了的线索嘛。”林涛没躲过师父的手,有点气哼哼的。

不过他的视线转到路过的秦明上人又兴奋了起来,“秦哥秦哥,今天忙吗——”

 

周警官摇头笑笑,“这小子,叫亲哥都不带这么亲的。”

后悔收留了林涛的秦明手上挂着一只精力旺盛的捣蛋兔子,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正在质疑当晚的秦明为什么要给现在的秦明挖这么大一个坑——未来的秦科长,养宠物,是要对他负责的呀。

 

(别问我秦科长死洁癖为什么肯让涛涛睡他的床= =

(我在写什么?


 
 
评论(6)
热度(71)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