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um Imperator
本命ZQ
KS|SD|OPM|Kylux|EA
IN OMNIBUS VERITAS
 

《大白兔林涛饲养手记》

“男干警不准留胡须”“要警容严肃,不准嬉笑打闹”

龙番这局子药丸哈哈

去玩了一趟脑子里只有K2/Jyn了,要死

5

一晃来年四月,林局长和林妈妈像当年送儿子去高考战场那样把林涛送进考场,林涛出来的时候难得严肃。

林局长有点急了,“怎么样怎么样?”

林妈妈瞪了他一眼,回头拉过儿子,“涛涛啊,我们先回家吧。”

林涛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林局长也急了,“嘿,小兔崽子,好不好给个话儿呀?想吓死你爹妈吗?”

林涛轻咳一声,抬头认真地看着他爹,“嗯,我觉得题目不算难。”

林局长和林妈妈对视了一眼,这孩子,脑子瓦特了?题目不难不应该高兴吗?林局长呼出一口气,“那你搁那一脸丧气样干什么?”

林涛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爸,这你就不懂了。这种话不能乱说,乱立flag,不好不好。”

“呸!小兔崽子好的不学净学些神神叨叨的。”林局长一巴掌拍在林涛后脑勺上。

林妈妈伸手要教训丈夫,“你打涛涛头作什么!”

 

结果出来之前,林涛过得多少有点忐忑,饶是心大如他,随着成绩公布的日子越来越近也有些焦虑。周警官笑眯眯地安慰自己徒弟,“林涛,这么紧张做什么?师父信得过你。”

林爸爸林妈妈表现得比较淡定,一个给儿子打气,“没事儿的涛涛,你感觉不错就没什么问题。”一个做心理建设,“放心儿砸,不成功便成——嘶,行、行行好老婆,我错了我错了,咱儿子一定考得上,他妈这么聪明他怎么可能怂——您大人有大量,不知者无罪,放手成吗?明天给局里看到多丢您的脸呀。”

秦明稳如泰山,该干嘛干嘛,林涛托着下巴赖在他办公桌上他也权当没看见,大白兔嘀嘀咕咕地在那说些有的没的,秦明内心翻了个白眼,林公子这是紧张到连话题都找不着了,不禁担心起林涛在面试时候的表现。

林涛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粗神经的很,实际上非常的不经调戏,表面上装乖充愣能把人哄得找不着北,然而遇到道行深一点的立马就没了辙,要不和他爹这个老狐狸斗智斗勇了二十来年怎么还是一点智也没长呢。

此时此刻正在忧心自己前途的林公子完全听不进劝解,连远在青乡的大宝也逃不过他的碎碎念,每天干完本职哄女友的脱团狗并不太把小尾巴放在心上,和未来老婆甜言蜜语之际抽空给林涛发狗粮:哥很忙,你嫂子今天工作不顺心情不好,哥得哄着点。自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啊,乖。

林涛气急败坏:赵大宝,你个妻奴,有异性没人性!不就是交了个女朋友吗,小爷以后喂不了你一嘴狗粮就不姓林。

此时的林涛并不知道,他以后还真的实践了这个诺言,此时还有一个正在和舍友吐槽教授的叫李大宝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她今后会背起属于另一个大宝的锅,天天吃狗粮。

 

+

实习结束,林涛也等来了结果,本以为自己分不到市局好歹也能去个分局,看到分配结果他不禁傻了眼:派出所?

“你以为呢?一毕业就让你去刑警队?”林局长不紧不慢地夹菜,“让你去当干警不亏你,一来免得别人说我滥用职权,二来你也该在基层多锻炼锻炼。表现得好自然能有机会被提拔到刑警队。这点你一开始就该知道吧,你爹可不能随随便便是根菜都往刑警队里塞。”

林涛苦下脸,又没什么理由反驳自己不是根菜,赌气地把一筷子菜塞进嘴里,然后整张脸都垮下来了。

林局长好整以暇又从盘子里夹了一块肉,“苦瓜败火啊涛涛,多吃点。”

别人坑爹你专职坑儿子吗爹!林涛心塞。

周警官听到结果倒是看得挺开,“好好干啊林涛,没准过几年你也来省厅了。”

林涛有点不情不愿,“师父,派出所能干啥啊?我想跟案子。”

周警官好脾气,“派出所就不是警察了?你在这呆了这么久,也知道刑警的压力,一上来就让你到省厅,林局长哪里舍得?”

林涛小声反驳,“我爸那是信不过我。”

周警官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徒弟一脸委屈,摇摇头,“你看,干刑警需要耐性,你这样还没上手就想去跟大案子,怎么做得好?”

秦明压根儿就没有一句安慰的话,一份报告拍在他手上,“给楼下郑组长的。”

秦明物尽其用,反正林涛在哪儿都是打酱油跑腿的,不用白不用,养宠物也得出个叼份报纸的劳动力不是?

林涛倒是毫无怨言,一溜小跑下楼完成任务去。

 

 

埋怨归埋怨,报道第一天林涛也不敢含糊,正了正制服的领子,对着镜子里的人做出一个十分欠扁的表情:嗯,不错,还是那么帅。

非常亲民地赶了早班公交来到报道的派出所,林涛一脚踏进去愣了愣,赶忙退出来看看门口的牌子,没错啊?这不是幼儿园吧?

里面儿童的哭声此起彼伏,眼尖的女警瞅见林涛,赶紧挥手,“诶诶?你就是新来的吧?快来帮忙。”

第一天上任,林涛圆满完成了送走失儿童回家的任务,收获了一件满是鼻涕和眼泪的警服,林公子很绝望。

 

从此,林涛过上了鸡飞狗跳的日子。

字面意义上的鸡飞狗跳。

龙番市治安状况相对良好,片警在辖区内一般也就是处理些鸡零狗碎的琐事,除了日常调解邻里纠纷,还可能……包括寻找街坊走失的猫和跑丢的狗。

 

“狗贼,哪里跑!”林涛追着一道黑影跑得飞快,路人只看到一个年轻男孩一阵风样卷了过去,眼力好的能看出前面跑着的是条大黄狗。

已经脑补出孤寡老太太丢掉相依为命的狗后伤心欲绝日日以泪洗面的画面,林涛于心不忍,一想到这里本来要放弃的心思也给丢了,他卯足了劲儿往前冲,一路用仅剩的力气大喊,“你、你站住!”

狗也不傻,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那多没面子啊。然后跑得愈发欢快。

追了五条街,林涛几乎跑断了气,最后喉咙发疼不得不停下来扶着电线杆子拼命喘气,前面的大黄狗也止住了脚步,得意地哈哈哈吐着舌头似乎在挑衅他。

气急败坏的林公子盯着这条狗,不能强取,那就智胜。他转转眼睛,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同事给的牛肉干,在大黄狗面前贱兮兮地晃来晃去,“嘿嘿嘿,要吃吗?”

这条狗显然也是个吃货,换做聪明点的大概就不会理会这一招。它犹豫了会儿,站在那里观察对方,神情依然警惕,林涛很有耐心地蹲在那,一面慢慢剥开包装纸。可能觉得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的对手,黄狗最后没能抵挡住诱惑,小步快跑过去在林涛面前停住了,鼻子动了动,辨认出是牛肉干,它颇有些得意地瞟了林涛一眼,张嘴要咬。

说时迟那时快,林涛扔掉了牛肉干扑上去一把抓住了拖在地上的狗绳,“靠!跑死小爷了。”

到嘴的牛肉干跑了让大黄狗很是不快,它呜呜地低吼两声后退,林涛起身拍了拍裤子,拽住不情愿的大黄狗,“跑什么呀!就你这点出息,路上跑了没几分钟就被人骗去做狗肉火锅炖了!”

大黄狗斜眼看这个傻子,哦,你这样追着我跑了五条街,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

这狗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鄙夷,林涛气不过,盯着它就瞪了回去,“看看看!你几个意思你?”

路过的人一脸惊奇地看着一个小伙子和一条狗相持不下,彼此看了看:这小伙子脑子不好使了?

 

“所以我跑了五条街,就为了抓条狗,还被它鄙视了。你说我这是图什么呀。”不负责任的林家父母在儿子有了落脚处后便放心地不着家忙于正业了,因此今天也被爸妈抛弃的留守儿童林涛下班后就一溜烟来找秦明吐槽来了,后者还在加班写报告,于是林公子毫不客气地拉过一张转椅,一屁股坐上去开始倒苦水。

秦明手上不停,内心却忍不住脑补了兔子追狗的画面,稀奇,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不过看林涛的描述,这狗估计和他傻得也是半斤八两。

局里上下可能也只有秦明一个人会在听完林涛的吐槽后认真思考片刻该怎么回答,当然未来的秦科长此时已经闷骚到了内心再怎么OS也绝对不会说出来面上还要保持无动于衷的境界,林涛每天要吐的槽比他要看的报告还多,傻子才会去揪重点。秦明凉凉地看了一眼林涛,“说完了?左边抽屉里有糖,自己去拿,喝点水,歇歇继续说。”

林涛差点就要扑过去抱大腿了,“你真是我亲哥!”

秦明头也不抬,“林局长可能确实比较希望这样。”

林涛:你变了!你不爱我了!

秦明:谁给你的错觉我爱过你了?

林涛:伤心到变形qwq


 
 
评论(8)
热度(62)
© Magnum Imperator/Powered by LOFTER